幻琼

微博@我想种思追
主食忘羡,不拆不逆,误ky谢谢

还有全职的喻黄,伞修,双花双鬼。
杀破狼的长顾和沈陈
盗笔的瓶邪。
凹凸的瑞嘉,还有安雷,注意是瑞嘉和安雷。

约稿什么的,私信就好

[忘羡]回(1)

[忘羡]回(1)

1.忘羡only,现paro
2.ooc严重,私设如山
3.人物归秀秀
4.更新不定期(按朋友的话就是看心情更)
5.开头写的不好我觉得
6.前面叽的戏份少(对手指)

透蓝的天空,悬着火球似的太阳,云彩好似被太阳烧化了,也消失得无影无踪。 阳光从密密层层的枝叶间透射下来,地上印满铜钱大小的粼粼光斑。

魏无羡站在石砖小路上,抬手挡住眼睛,皱了皱眉,把粘在脖子上的头发拨开,“啧,这鬼天气,还让不让人活了。”

“热死活该,谁要你偏偏这时候来。”温情瞥了他一眼,在包里找了个皮筋把披散的长发束成高马尾,手一撩,甩了甩,“啊,舒服多了。”

“因为晚上教授不在,上午我又起不来。”魏无羡摊摊手 道。

温情又瞥了他一眼,径直向前走。

魏无羡摇了摇头,用衬衫袖子擦擦汗,跟上去。

“哎,想当年,我和江澄他们大夏天一样打球,风雨无阻啊那叫,看看现在,一个人都没有。”魏无羡指指边上空无一人的篮球场,感叹道。

“你以为谁都像你们啊,你敢说你现在还能去?而且,现在一点半。”温情道,“魏无羡,我求你闭嘴行不行?很热的好不好。”她用手作扇子状,扇个不停。

“我这叫怀念大学生活好吧。”

“怀念大学被老师又爱又恨的生活么?”

大学四年,要说好好上课的次数,魏无羡光用手都能数出来,不是补觉就是埋头打游戏,可一旦被叫起来回答问题,却能准确说出答案,多少老师对他咬牙切齿却又无可奈何,到最后睁一只眼闭一只眼,他就这么一直混到了研究生毕业。

“话说,你还记得教授办公室在哪吗?”魏无羡拍了拍温情的肩膀。

温情奇怪地看了他一眼,道:“那又不是我导师,我怎么知道。”

“我也不知道啊。”

“你不知道你来着干嘛?”

“我以为你知道啊。”

“......你不能先问清楚吗?”

“呃...忘了。”

“合着你是让我陪你来晒太阳了是吧?”

“晒太阳多好啊,晒太阳的好处可多了,还能补钙...情姐我错了!下次一定!”

温情的脸色越来越黑,魏无羡立刻道歉。

“那你还不打电话去问!”

“......电话号码忘了存......”

温情撩了撩头发,深呼吸几次,道:“...魏无羡你老实告诉我,你到底是来干嘛的。”

“来帮忙的。”

温情像是完全不想再理他,朝学生会走。

推开木质的大门,阵阵凉气扑面而来,温情长叹一句,“啊......空调真是造福人类的存在。”

“小学妹你好,请问美术系教艺术设计的夏教授办公室在哪?”魏无羡脸上自然浮现出自己的标志性微笑,对坐在门附近的一个女学生道。

女学生本在做自己的事情,被他这么一问,似乎吓到了,说话有些结巴,“在...在蓝教授隔壁......”

“蓝教授?蓝启仁?”

“不...不是。”

“那是...蓝曦臣?”莫名的,魏无羡对这个蓝教授有种好奇心。

女学生摇摇头,张了张嘴,正要说话,却被魏无羡打断了。

“不会是蓝忘机/吧......”

女学生点点头,末了又附了一句,“是的。”

“......”魏无羡又道,“可我也不知道蓝忘机教授在哪啊。”

温情默默地走上前道:“同学,你有时间带我们去吗?我们毕业三四年了,不记得路了。”

“啊—,可以,原来是学长学姐。”

“谢谢。”

跟着女生,他们绕过学生会大楼,穿过后面的一片小树林,经过篮球场,横穿跑道,告别女生,直到站在距离校门口不远处的一栋四层白色建筑门前,

魏无羡:“......”

温情:“......”

这栋楼,他们来来回回经过了不下三次,但是没有一次想过要进去看看。

“魏无羡,你过来,我保证不打死你。”温情慢慢举起自己背着的小包。

“哎哎哎?”魏无羡道,“咳。温情你带纸了没?”

“带了,干嘛?”温情没好气地道。

“我想上厕所。”

“......”

魏无羡接过那包粉嫩嫩的纸巾,飞奔上楼,目标三楼最左端的卫生间。

确定了自己没有跑错,魏无羡正准备走进去,却迎面撞上了一个人,忙低头道歉,说了一半,“哎?蓝湛?原来你在三楼啊。”

他似乎完全忘了刚刚那个女生说的话。

蓝忘机道:“嗯。”

好短的回答,不愧是蓝湛。

“你毕业之后留校工作了啊,我都不知道。”魏无羡笑笑,尴尬地找话题,手紧紧握成拳头。

“嗯。”蓝忘机道,“你呢?”

“我呀,我自己弄了个工作室。”魏无羡道,“那个,你让一下,我要上厕所。”

蓝忘机向左侧移了两步。

“谢谢啊,我一会去找你。”魏无羡跑进去,“嘭”关上门,声音从门后传来。

蓝忘机看了一会,移步走开。

“无羡啊,要不是这次的事情非去不可,我也不想麻烦你。”夏教授握着魏无羡的手道。

“没事,不麻烦,最近我也没什么任务,正好闲着。”魏无羡道。

“哎,这届学生虽然也不错,可就没有你们那一届好喽,那叫,叫群英荟萃啊,特别是你们几个,真的比我见过的任何学生都好。”老教授非常肯定地点点头。

“他们几个现在都在我们那个工作室,有两个都结婚了,还有一个孩子都两岁了。”

“嗯......”老教授拍拍魏无羡的肩膀,语重心长地道,“不错,无羡啊,你现在也是事业有成,准备什么时候结婚啊?”

“不急不急,我才二十六,而且现在我连女朋友都没,更别说结婚了。”魏无羡笑笑,“而且,我这么好的条件,还怕找不到女朋友吗?”

“呵呵,你呀,就喜欢逗人家小姑娘。”老教师笑道,抬手摸了摸魏无羡的头,顺着他扎起的马尾辫滑下,把分散开的头发收拢,又拍了拍他的肩膀。

“对了教授,有没有什么要特别注意的地方?”魏无羡问道。

“这倒没有,虽说没有你们那届好,但是也不错,就是上座率不怎么高。”

“嗯,知道了,教授,我跟你说,现在两点了,赶去机场还能来得及上飞机哦。”魏无羡道。

“啊?那我要走了,交给你了啊无羡。”老教授拎起门边的包就向外走。

“嗯。”

“呼,完事了,不得了!温情还在楼下站着!”魏无羡匆忙开始找手机。

没有,没有,这里也没有,还是没有!

完了,手机丢电脑边上了。

魏无羡拿起办公室钥匙,走出去,关上门,锁门,把钥匙揣口袋,一系列动作一气呵成,转身就往楼梯那里跑。

他不知道,他差点又撞到从隔壁出来的白色身影,匆匆忙忙就跑过去了。

蓝忘机看了他一眼,皱了皱眉,转身往另一边的楼梯走。

“抱...抱歉!”魏无羡人还没到,声音就传来了,他弯腰手按着膝盖,大口喘气,几个深呼吸后,气喘匀了,道:“我直接去教授那里了,现在好了,事情弄完了,就是要我帮他代课一个月。”

“你还知道下来,我以为你掉厕所里了,正准备喊阿宁来捞你。”温情没好气地道。

“艾玛,累死我了,明明大学的时候跑这么点路气都不喘。”魏无羡道。

“你说的那是三四年前的事情了。”温情瞥了他一眼,转身向校门口走。

“温情你就不能不拆台啊,今天我就收拾东西搬教授的教职工宿舍,你们就继续在公司赶进度打地铺吧,我不奉陪喽。”魏无羡挑眉,笑道。

“看把你能的,行行行,魏大设计师不想跟我们一群人打地铺了。”

蓝忘机看着两人离去的背影,皱了皱眉,抱着书走向另一边。

————————————————————————————

本来想试试一发完或者分上下,但是我发现我这种流水账的写法做不到(笑哭)

评论
热度(30)

© 幻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