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琼

微博@我想种思追
主食忘羡,不拆不逆,误ky谢谢

还有全职的喻黄,伞修,双花双鬼。
杀破狼的长顾和沈陈
盗笔的瓶邪。
凹凸的瑞嘉,还有安雷,注意是瑞嘉和安雷。

约稿什么的,私信就好

[忘羡]回(2)

[忘羡]回(2)

1.忘羡only,现paro
2.ooc严重,私设如山
3.人物归秀秀
4.更新不定期(按朋友的话就是看心情更)
5.开头写的不好我觉得
6.前面叽的戏份少(对手指)

前文点我

第二天,手机的六个闹钟成功把他从床上叫醒,然而过程是曲折的。

六个闹钟,每隔三分钟一个,每个铃声都不一样,忍无可忍地,魏无羡拍向床头手机,关掉闹钟,把自己乱成鸡窝的头发揉地更乱,打了个哈欠,看看时间,七点种,正打算放下手机继续睡,突然想起今天要给学生上课。

他极不情愿地爬起来,把脚塞进拖鞋里一嗒一嗒地朝卫生间走去。

飞速洗漱完毕,他开始考虑自己这乱成鸡窝的头发了。

MD,早知道就不为了耍帅蓄这么长的头发了,真不知道古人是怎么打理的。

他暗骂了一声,认命地想拿起梳子,但是找了半天都没找到。

想了想教授的头发,好像并不需要梳子。

魏无羡打开自己的行李,翻来翻去也没找到那个名为“梳子”的东西。

天不想让他梳头发。

想起昨天来的时候,对面住的好像是......蓝忘机?

魏无羡心道:蓝湛肯定有梳子吧,反正对他也不用在意形象。

所以,他出门,直走,敲门,没一会,门开了。

蓝忘机:“魏婴?”

魏无羡:“是我,我没带梳子,借一下你的行不行?”

蓝忘机:“嗯,我去拿。”

魏无羡接过梳子,道:“谢啦蓝湛,马上还你。”

蓝忘机张口,似是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点了点头。

魏无羡小心翼翼地把头发梳通顺,松松地用皮筋绑了个马尾就把梳子还给蓝忘机了。

魏无羡咧开嘴笑道:“谢谢啦蓝湛,多亏你了。”

蓝忘机道:“没事。你为何会在这里?”

魏无羡道:“教授要出差一个月,我来代课。”

蓝忘机道:“嗯。”

魏无羡道:“那我走啦,拜拜。”

“嗯。”

魏无羡转身带上门,长吁了一口气,搓了搓湿润的手心。

不管是谁,看到曾经喜欢过的人都会紧张到手心冒汗吧。

没错,魏无羡喜欢蓝忘机,很喜欢的那种喜欢。

他们是很多年的同学,初中,高中同班,大学念同一个学校,教室在同一个楼层,选修的科目都差不多。

大概从初中开始,魏无羡就特别喜欢去撩蓝忘机,蓝忘机这么古板的人,总是能让他这么开心,每次撩到他丢了涵养生气的时候,总是很有成就感。

看吧,只有我魏无羡能把蓝忘机撩到让人“滚”。

不知道从什么时候开始,可能是高中吧,他对蓝忘机的关注好像超出朋友的范畴了,他好像,越来越在意这个人了。

江澄说:“你不会对他有意思吧?”

他还锤了江澄几下,后来他却想了很久,自己不会真的对蓝湛有意思吧?

为此,他还躲了蓝忘机好些天,慢慢的,他就接受了自己喜欢他的事实,越发喜欢去撩他了。

当时全学校都在传,魏无羡和蓝忘机是死对头,千万不要去招惹。

魏无羡知道后哭笑不得。

毕业后,他以为他能慢慢淡化这份感情,可压抑了好几年的感情却在见到他的那刻抑制不住就冒出来了。

魏无羡深呼吸几次,压下胸中到了临界点的情感,人家又不喜欢你,你紧张个什么啊,人家可是说过你很讨厌的。

魏无羡一直在门口站着,等他缓过神来,抬头看看时间,不得了,马上八点了,要上课了。

他翻开自己的行李,快速换好衣服,拿起书手机钱包还有教授准备的U盘,冲出教职工宿舍楼。

门口的宿管大爷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子,看着冲出去的魏无羡,道,“现在的年轻人哟,急急燥燥的。”

魏无羡在路上顺手买了个煎饼果子,叼在嘴里,翻看教科书。

原来这几年教科书变了这么多,啧啧啧,这些都变难了啊,哎?这不是我研究生时候写的论文吗?这是...范文?原来我的论文都能当范文了啊。

魏无羡哭笑不得。

站在大教室外,魏无羡看了看时间,还有十分钟,解决完还剩两口的煎饼果子,他拿起手机,看了看自己的形象。

嗯,没问题。

这才走进大教室。

魏无羡顺着阶梯走上讲台,把U盘插进电脑,这才抬头看,不看还好,一看吓一跳。

说好的上座率不高呢?这满满当当的全是人,就连过道上都是人,有蹲着的,站着的,趴桌上一角的,甚至还有趴人家大腿上的,人手一个笔记本,正齐刷刷地看着他,怪渗人的。

这还叫上座率不高??在开玩笑吗?那请问上座率高的时候是什么样的?

魏无羡感觉有些尴尬,他站到讲台边上,那齐刷刷的目光随着他移动。

“咳咳,你们别这么盯着我,瘆得慌。我是魏无羡,今年二十七岁,接下来一个月,我是你们这门课的代课老师,请多指教。”魏无羡笑道。

鸦雀无声。

一个女生站起来道:“老师,请问,你真的是那个魏无羡吗?”

难道还能有几个魏无羡?

“是啊,如假包换。”他眨了眨右眼,笑道。

“哇!魏老师我是你的粉丝!你之前的那个春季的‘星’系列我好喜欢的!可惜买不到。”

“谢谢。”魏无羡笑笑。

“星”系列是他当时心血来潮的作品,那一系列的服装正好应了那次比赛的主题,“糜”,大受好评。

“一开始教授说要请你来给我们代课我们都不信!”

“没关系,毕竟我都毕业三四年了。”

“魏老师你多高?!”

“一米八六。”

......

“停,有什么问题下课再问好吗?现在我们上课。”魏无羡抬手,摆了个停的手势。

“最后一个问题!魏老师!你有女朋友吗?!我怎么样?!会吃饭会睡觉会蹭吃蹭喝的那种!”一个后排女生大声道。

“啊?目前单身未婚哦,欢迎勾搭。”魏无羡勾唇一笑,道。

教室又开始了新一轮闹腾。

“咳,停,上课!”魏无羡压下嘴角笑容,道。

“今天,我们来讲古埃及,众所周知......”

一堂一个小时的大课,魏无羡只看了一眼课本标题,就开始凭着自己脑子里的东西讲了起来,这么多人,竟然没有一个补觉的,没有一个玩手机的,人手一本的笔记本上记满了密密麻麻的笔记。

“下课。今天我还有事情,就不给你们解答问题了,下次上课再提。”魏无羡拿起书,揣好U盘手机钱包,飞速逃出教室。

魏无羡长吁一口气,现在的学生都这么热情的吗?

摸出手机,点开学校论坛网页版,输入手机号和自己所有账号的共同密码,登录成功。

果不其然,首页的热门贴都挂着自己的名字。甚至还有很多几年前的帖子被顶上来了。就连自己在论坛的账号都涨了好多粉。

哎?《我怀疑我们学校F5中的2号和4号有奸情》什么鬼,二号和四号,蓝湛和我?怎么可能。

那些女生总是喜欢把几个男生组个cp,喊着要他们去结婚,可是若是他们没有在一起,有了自己的女朋友,她们也只会笑笑就过去了,她们喊着让他们要在一起,可是她们真的会把自己YY出来的cp当真吗?

魏无羡笑了笑,发了个帖子,[我魏无羡又回来啦!]发完就关了手机,哼着小调慢悠悠地往回走。

回到宿舍,正巧碰上蓝忘机出去。

魏无羡道:“呀,蓝湛?去上课?”

蓝忘机道:“嗯。”

魏无羡道:“那你去吧,我回去画画,拜拜。”

蓝忘机道:“嗯,再见。”

魏无羡趴回小床上,打开笔记本,插上板子,悠闲地拿笔涂涂画画,顺手拍了自己和板子电脑的合照发微博,[下课摸鱼喽~]

关了手机,趴床上继续画画,嘴里哼着小调,翘起来的小腿甩来甩去,被线条折磨烦了的时候就在床上滚几圈,然后滚回来继续画。

草稿,线稿,分图层上色,这个那个......

看着最后的成品,魏无羡满意地咂咂嘴。

保存好,魏无羡打开邮箱,把图发给乙方,顺手拍了个小角,上传微博,[猜猜这次画的是什么?]

[太太!求透露,猜不到QAQ...]

魏无羡回复,[那就慢慢猜吧,绝不透露哦。]

[太太你是神仙吧,一定是吧]
回复[不是,我是小仙男啦~~]

[太太下凡辛苦了。]
回复[是挺辛苦......好想睡但睡不着。]

[注意休息吖,夷陵劳斯是去上课了嘛?]
回复[不是,我是去代课,教授要出差一个月。]

回复完前面几条,魏无羡果断退了微博,无视即将到来的消息轰炸。

戳开微信,点开[生活辣么美好干嘛要赶稿]群。

魏无羡[啊喽哈!]

温宁[喽哈!]

绵绵[哈!]

叶否[!](——原创人物之一,名字瞎点的)

温情[你们也跟着魏无羡一起疯?]

温情[魏无羡你日子过得真潇洒,趴床上画画画,拍拍照,发个微博,再给学生上个课,可舒坦了对不对?(笑)]

魏无羡[是啊,这日子真舒服,都不想回去了,无聊还能去对面蓝湛那串串门。]

方斐[老大你日子真舒服,羡慕羡慕。](——原创人物之二)

温情[有时间在这逼逼,你们不如去赶稿!魏无羡,谁说远程不能赶稿了?(笑)]

魏无羡[......]

魏无羡[啊,我临时有事,蓝湛找我,我下了,拜拜拜拜。]

温情[魏无羡你好样的。]

温宁[姐姐生气了......大家赶快坐好。]


——————————————————————————————

想了想还是分两章吧

评论
热度(24)

© 幻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