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琼

微博@我想种思追
主食忘羡,不拆不逆,误ky谢谢

还有全职的喻黄,伞修,双花双鬼。
杀破狼的长顾和沈陈
盗笔的瓶邪。
凹凸的瑞嘉,还有安雷,注意是瑞嘉和安雷。

约稿什么的,私信就好

[忘羡]回(3)

[忘羡]回(3)

1.忘羡only
2.ooc严重,私设如山
3.人物归秀秀
4.那个,你羡是长发(私设)
5.更新不定期(按朋友的话就是看心情更)
6.开头写的不好我觉得
7.前面叽的戏份少(对手指)

前文→  这是一~~~    这是二~~~


魏无羡看着手机,笑了笑,但却一下想到,昨天,我是不是说,要去找蓝湛来着......

哇完了完了。

他昨天半夜十一点五十几才拉着行李箱搬过来,冲了个澡就扑床上了,哪能记得啊。

魏无羡捂住脸,我居然,在毕业几年之后,又放了蓝湛的鸽子!

“咚咚咚......咚咚咚......”

一阵敲门声响起,每三下停一下,力度均匀,不算大声,但屋里的人一定可以听到,真的是非常蓝家人了,魏无羡甚至不看都能确定是谁。

“谁啊?”魏无羡装模作样地问,甚至用鞋子在地上走了两步,模仿脚步声。

他手忙脚乱地开始收拾床上的薯片可乐电脑板子还有几只铅笔和几张A4纸,一股脑放到边上的小茶几上。

蓝湛好像不喜欢我喝可乐。

脑子里闪过一个念头,他猛的把可乐拧紧揣到了被窝里。

“魏婴,是我。”

低低的声音从门外传来,正是蓝忘机。

“哦哦哦,马上来马上来。”魏无羡处理好这些东西,套上袜子穿上拖鞋。迈开腿,大步朝门口走。

打开门,映入眼帘的就是蓝忘机那张被多少妹子奉为毕生男神的脸,当年的魏无羡很不服,明明自己长得也不错啊,而且蓝忘机那张对谁都一个表情的脸,有自己好吗?有吗?

但是现在不同,魏无羡特别认同她们的说法,这人长得是真的好看啊!也难怪自己会喜欢他,这张脸实在是挑不出瑕疵啊。

对方浅色的眸子看过来,魏无羡面对他紧张的毛病又犯了,他背在身后的手紧握成拳,手心直冒汗。

“蓝湛你找我有事吗?你不是去上课了吗?”魏无羡试图找话题来掩饰自己的尴尬。

“嗯,时间还够。”蓝忘机递过来几张纸,这是教授让你布置的作业,他说你一定会忘掉布置作业,托我给你。”

“啊?哦,我好像真的没布置作业。”魏无羡揪揪自己的衣服,道。

“用邮箱发布给助教。”蓝忘机看了一眼他背后的房间,淡淡地道,“魏婴,你后面。”

“我背后怎么了?”魏无羡转身去看,入目一片混乱,暗红色的行李箱大开着,里面的衣物凌乱,还有好些在地上,零食和稿纸也是随处可见。

魏无羡尴尬地把上衣的一片衣角捏在手里打圈圈,“呃......我还没来得及收拾呢这不......蓝湛你不是还要上课吗?快去吧快去吧,再见!哦对了谢谢你!”魏无羡把门关上,隔离开了蓝忘机,长吁一口气,认命地整理东西,这毕竟不是自己家,好歹收敛一点。

想想自己的那个小窝,几十平米的小屋里面已经乱到了一种境界。

他撸了撸小臂上并不存在的袖子,找了个皮筋,把长长的马尾盘了起来,几撮或短或长的头发翘了起来,开始整理行李。

把没穿过的衣服全部弄到一起,塞到箱子里,再把箱子踹到一边。

把一些零零碎碎的东西放到该放的地方,找了个塑料袋装垃圾......

等他全部收拾完,一看时间,十一点五十九,肚子也很合时宜地叫了一声,“咕~~”

把作业用邮箱发给老教授的助教。

提着电脑板子,揣着手机钱包就出了门,还不忘把盘起的头发散下来重新扎起。

“叮铃铃...叮铃铃......”

魏无羡看了看来电显示,清了清嗓子,接起电话。

“喂?姐。”

“阿羡,姐姐婚礼日期定下来了,下个月21号。”

“啊?姐你怎么才告诉我啊,江澄呢?”

“刚刚才给他打过电话,正准备回来了。”

“那我马上回去。”

“你们最近工作不是很忙嘛,阿澄他都好几天没回来住了。”

“没事,今天就忙完了,阿姐我在路上了,挂了啊。”

“嗯,路上慢点。”

“嘟嘟嘟......”

魏无羡挂了电话,直奔地铁站。

他要回工作室拿给江厌离设计的婚纱稿子。

这稿子他和江澄从大学毕业就开始画了,期间一直改改改,直到前几个星期才确定最终模板,还没来得及加细节。

马上下旬了,不知道这几天和江澄一起赶,时间够不够,还有做出来所需要的时间,加起来有点紧啊。

魏无羡马不停蹄地赶向工作室,在大门口撞见了正好出来的江澄。

魏无羡道:“江澄!那个稿子你拿了没?”

江澄答道:“废话,还用你说!赶紧上车,回去。”

魏无羡拉开车门就坐了进去,他深呼吸几口,把气捋顺了,道:“虞阿姨在家吗?”

江澄看了他一眼,道:“不在,去公司了。”

魏无羡道:“那就好。”

虞夫人从小就看他不怎么顺眼,大学毕业后他拉着江澄自己创业,可把虞夫人气惨了,至今魏无羡都不怎么敢在她在家的时候回去。

推开江家大门,魏无羡喊道:“姐!我们回来了!”

回应他的却是一个男声,“魏无羡你叫什么叫啊,阿离午睡呢。”

“金子轩?!你怎么在这?”魏无羡很想喊出来,可他还是压低了声音。

“我怎么不能在这?弟,弟,们。”金子轩挑眉,道,说着指了指不远处茶几上的两个红色的小本子,“看到没,要喊姐夫。”

魏无羡眼睛里都快冒火了,江澄拍了拍他的肩膀,“谁让姐姐喜欢他。”

魏无羡哼道:“金子轩你要是敢对姐姐不好,我就打你个半身不遂你信不信。”

金子轩答道:“用你说,我怎么可能对阿离不好。”

魏无羡心道:那也不知道是谁,追了姐姐两年多,大学毕业还来了个五年爱情小长跑。

“阿羡阿澄,你们回来啦,吃饭了吗?汤在厨房炖着呢。”江厌离推开门,从楼上下来。

“阿离慢点,看脚下。”金子轩赶忙迎上去,握住她的一只手。

魏无羡江澄默默转头,道:“姐姐我们去喝汤。”

江厌离掩唇笑了笑,几缕碎发从耳后垂到腮边,“你们呀,都快一点了还没吃饭,要注意啊。”

魏无羡江澄齐齐点头。

“对了姐姐,你婚纱选了吗?我和江澄给你设计的底稿基本上完成了。”魏无羡咽下一口汤,道。

“知道你们一定会自己做,还没选呢,只是把日子定下来了。”江厌离笑了笑。

魏无羡点点头,把碗里最后一口汤喝掉,拉着正在喝汤的江澄就往楼上书房跑。

“噗,咳咳咳...咳咳......魏无羡你疯了啊!差点呛死我!”江澄猝不及防被拉一把,呛了一口汤。

“喝完了?”

“废话,当然。”

“那就赶紧去赶稿子,我突然有灵感了。”

————————————————————————————————

我基友问我为什么要叫“回”,解释:因为是回到大学发生的啊,所以就叫“回”喽

被我的取名废深深折服(笑哭

评论
热度(35)

© 幻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