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琼

微博@我想种思追
主食忘羡,不拆不逆,误ky谢谢

还有全职的喻黄,伞修,双花双鬼。
杀破狼的长顾和沈陈
盗笔的瓶邪。
凹凸的瑞嘉,还有安雷,注意是瑞嘉和安雷。

约稿什么的,私信就好

[喻黄] 风

[喻黄] 风

此处黄少不是很话痨(捂脸跑)
坚持写了什么cp就打什么tag,微伞修,私设伞哥没死(虽然不是原著向)

写手绝命挑战的结果

只求看了能不打我!


初夏的风,吹散了原有的一点点闷热,不规则的云遮住了太阳。

一楼的阶梯教室里,一堂全年级同上的思想政治课,讲台上的老师一手举着书,另一手拿着一根长长的教鞭,在身后巨大的银幕上指指点点,夸夸其谈。

黄少天坐在靠窗的位置上,弯着腰,左手支着下巴,右手在桌下抽屉里蠢蠢欲动,眼睛直往窗外瞟。

好想玩手机,好想去打球,好想下课!

右手都要碰到手机了,还差一点点,碰到了!此时却突然伸过来一只手,握住了他碰到手机的右手。

黄少天吓得一把挺直了腰,撑着下巴的左手也瞬间放下,头也不转道:“啊...啊队长,你相信我!我一直有在认真听!我只是想看一下还有多久下课!完全没有要玩手机的意思!”

喻文州笑了笑,把他的手从抽屉里带出来,牵到两张凳子的中间空隙处,握紧,“嗯,我相信少天。”

黄少天暗暗松了口气。

而喻文州紧接着道:“那少天能把书翻页了吗?”

黄少天手一僵,慢慢道:“队长我错了,我不应该上课开小差,更不应该上课玩手机。”

“嗯,听课吧。”

黄少天是校篮球队之一“蓝雨”的前锋,而长相文文静静儒雅温和的喻文州,就是他们队长。

一开始,黄少天还真不信长得这么弱鸡的人篮球能打多好,所以他锲而不舍地缠着喻文州要PK,就跟前几天缠着叶修要用游戏决一胜负一样。

喻文州答应了,半小时后,黄少天力竭地坐在地上,用手抹了一把汗,耀眼的金发在阳光下分外夺目。

“队长你长得这么斯文,怎么打球这么好啊?而且脸都没怎么红,这么变态啊。”黄少天坐在地上缓了会,抬头问一边的人,称呼都换了。

喻文州只是笑了笑,没有说话。

现在回想起来,黄少天觉得自己真蠢。

像隔壁周泽楷,人家看起来连韩文清的一拳头都接不住,其实能和韩文清打个平手。

自己到底为什么会觉得队长是个渣?

难道爱情的种子那时候就出现了???

就像后排的后排的后排的左边的左边的后面的那个叶不修和他边上的苏妹子的哥哥??

不打不相识?

黄少天下意识看向自己被喻文州握着的右手,十指相扣,再回头看看叶修。

他正侧过头跟苏沐秋说些什么,说得他自己嘴角都在上扬,而对方脸上的笑容就跟喻文州给黄少天的感觉好像。

而他这一回头,却正好瞥到了叶修背后的苏妹子和楚云秀。

俩妹子悄咪咪地凑在一起讨论着什么,楚云秀还偷偷拿出手机,把左上角的摄像头露出来,一闪一闪的,似乎在拍照。

苏沐橙一边奋笔疾书一边跟楚云秀说话,也不知道在写什么东西。

“少天在看什么呢?看得这么出神?”喻文州温和的声音在他耳边响起。

“看苏妹子和楚队在偷拍叶不......啊队长?”黄少天不经大脑考虑下意识就把话说出来了,说到一半才意识过来是谁在跟自己说话。

“少天,还有三分钟就下课了,你不收拾收拾吗?”喻文州也不介意他出神。

“终于要下课了,以后再也不想上思想政治课了,全年级一起还一个多小时,让不让人活了。”黄少天抽出抽屉里的包,飞速收拾东西,片刻后,桌上除了一本思想政治课本,什么都没有了,干干净净,就连橡皮削都吹干净了。

可是时间才过去一分钟多一点,还有一分三十七秒,三十六秒,三十五秒......

他从未觉得这一分多钟是多么漫长,他趴在桌子上,盯着手表的秒针,看着它一格一格地移动。

十,九,八,七,六,五,四,三!二!一!

黄少天都快叫出声来了,情绪高涨。

“叮铃铃......”

下课铃声终于响了。

“好了,同学们,今天的课就到这里,下节课我们考试,记得好好复习,现在下课!”

“老——师——再——见——”齐刷刷地站起来,齐刷刷地鞠躬,齐刷刷地再坐下。

“少天,走了。”喻文州站起身,用指尖敲了敲黄少天的额头。

“哎队长你干嘛敲我头,变笨了你负责吗?本剑...人的脑子可金贵了我跟你说。”

“贱——人————是吗?”叶修的声音从背后响起,“少天你真有自知之明,啧啧啧,任性起来自己都骂。”

“阿修,走吧,去吃饭,再不去食堂就没位置了,我可不分给你。”苏沐秋道。

“哎哎哎,等我一下,马上就去。”叶修回头对喻文州道:“文州,管好你家少天——的嘴。”

喻文州笑了笑,“你也是,管好。”

“少天你在这等我一下,我去一下,马上回来。”喻文州把手中的几本书递给黄少天,道。

“哦,队长你快点回来啊,我可不想吃学校食堂的秋葵,难吃死了。”黄少天说着还吐吐舌头,仿佛面前真的有一碗秋葵等着他“临幸”。

片刻后,喻文州骑着一辆蓝色的自行车回来了,接过黄少天手中的书,放到前面的篮子里,“上来吧,我们去食堂,再不去就没东西啦。”

“好。”

一路上,许许多多的学生抱着书,说说笑笑地走向食堂。

黄少天跨坐在自行车后座上,两只脚架在边上的支架上。

风,把喻文州额前的刘海吹起,把他的白衬衫吹得鼓鼓的,带着黄少天耀眼的金发在空中飘舞。

黄少天的嘴一直没停过,叽叽喳喳的,像只可爱的小麻雀,喻文州则多次笑眯眯地把他的话接过来再弹回去,甚至可以让黄少天都接不住转移话题。

黄少天心道:

自己好像,越来越喜欢他了呢。

————————————————————————————

风一般的少年。

评论
热度(39)

© 幻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