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琼

微博@我想种思追
主食忘羡,不拆不逆,误ky谢谢

还有全职的喻黄,伞修,双花双鬼。
杀破狼的长顾和沈陈
盗笔的瓶邪。
凹凸的瑞嘉,还有安雷,注意是瑞嘉和安雷。

约稿什么的,私信就好

假如三个小朋友穿回了原著第74章(3)

假如三个小朋友穿回了原著第74章(3)

1.忘羡only,绝无追凌,小双璧也没有
2.自认非常ooc了
3.从原著第七十四章开始,并不限于第七十四章。

4.前文在这。
点我看一
点我看二

————————————————————————————————




星星点点的阳光顺着树叶的缝隙落下,金凌顺着记忆,找到了来时的那个洞口,可是原本那片白光早已不见。


他试着走进去,却只看见了一个不深的光线昏暗的树洞,越往里面走越窄,金凌弓着腰,慢慢地退了出来。


完了,那条路不见了。


金凌脸上一白,抽出岁华往乱葬岗方向御剑而去。


当他回到乱葬岗时,魏无羡正坐在桌边上,一只腿抬起来搭在凳子上,手里还端着杯酒,蓝忘机则在一边与蓝思追和蓝景仪谈话。


金凌跳下岁华,对蓝忘机一礼,“含光君。”


蓝忘机点点头。


“思追,我们来的时候那条路不见了。”


蓝思追蓝景仪面色皆是一变。


魏无羡道:“那你们要怎么回去?”


三人摇摇头,没有回答。


本就是误打误而来,又怎会知晓如何回去。


“既来之则安之吧,来都来了,不好好看看以前的人,岂不是对不起这一趟奇遇?”魏无羡仰头将杯中果酒饮尽,放下翘起的腿,被子一撂,道。


三人:“......”有道理。


“该回去了。”蓝忘机站起身道。


“哎哎哎?我送送你。”魏无羡道。


蓝忘机沉默不语,看向蓝思追他们。


蓝思追与蓝景仪对视一眼,对魏无羡一礼道:“魏前辈,我们就随含光君回云深不知处了。”


魏无羡点点头,看向金凌:“你呢?是在我这儿先住着?还是回莲花坞金麟台?我这地方可破得很”


金凌道:“......先住着,我怕吓到我阿娘。”


魏无羡又点点头,把跑过来的温苑抱起夹在胳膊下面,道:“你们等我一会,我送送他们。”


金凌点点头,似乎在神游,也不知道他在想些什么。




半晌后,魏无羡才回来。


然而金凌却连位置都没动。


魏无羡拍拍他的肩膀,道:“吃了么?”


金凌被吓了一跳,反应过来后,摇了摇头。


魏无羡扬声道:“温情!还有剩的没?”


金凌道:“不用,我不想吃。”


魏无羡:“哦。”


金凌沉思片刻,道:“我父亲......到底是怎么样的一个人?为什么舅舅好像也不喜欢他?”


魏无羡一愣,道:“金子轩这人吧......其实也不差。”


他抓了抓头发,似乎是在思考措词,最终长叹一声,道:“哎呀也不知道怎么说,以后你自己看看就明白了。”


金凌:“......”




魏无羡去了金麟台,当然不是大摇大摆走进去的。


当金子轩解决一天的事情回房,刚打开门就看见一个黑衣人和一个穿着兰陵金氏校服的少年坐在桌前。


魏无羡勾起唇角,道:“金公子,别来无恙啊?”


金子轩黑着脸点点头,“不用你魏公子费心。”他转身关上门,“你来干嘛?”


“来给你看个人,别被吓死就好。魏无羡道。


“什么人能把我吓到?”金子轩在魏无羡对面坐下。


“来,阿凌,叫‘父亲’。”魏无羡对身后的金凌招招手。


金凌走上前,眼眶红红的,张了张嘴,一字一顿地道:“......父亲......”


金子轩皱眉道:“谁是你父亲,我哪来这么大的儿子。”


魏无羡道:“这是你儿子,十五年后的儿子,怎么,看不出来?”他转头对金凌道:“阿凌,拔剑。”


金凌拔出背着的岁华,金光流璨的长剑,就连尾端挂着的穗子都是如此熟悉。


金子轩一下站起身,道:“你!你!”


他这才好好打量面前少年的面容。


眉间鲜红的朱砂,俊秀到有些刻薄的五官,除了那双眼睛,和自己简直是一个模子里刻出来的。


这下也由不得金子轩不信了。


“不对,我还有一月大婚,那他?”


魏无羡咬咬切齿地道:“...你和师姐的儿子......”


金子轩的面色突然变得十分怪异。


在自己大婚前不久看到自己以后的儿子,这感觉......


金子轩叹了口气,拍了拍金凌的肩膀,金凌早就收了剑,猝不及防被金子轩抱住了。


感受到来隔着几层衣衫传来的父亲身上的体温,金凌压抑了许久的眼泪终于不受控制地掉下来了,他忍不住大哭出声,眼泪沾湿了金子轩胸口的衣物。


金子轩手足无措,不知道自己该干嘛,还没成亲就被以后的儿子抱着大哭一场,毫无经验的他只能一下一下地轻拍金凌的背,慢慢安抚。


魏无羡看着这对父子,突然觉得金子轩这人其实也不错。


可这念头刚出现就被他甩出去了。


渐渐的,金凌的哭声小了,他放开金子轩,气息一抽一抽地用袖子擦眼泪。




这时,一名门生在外报道:“公子,云梦江宗主来了。”


三人脸色皆是一变。


“好,我知道了,把他请过来。”金子轩扬声道。


“是。”


待到门外脚步声远去。


魏无羡看向金子轩,道:“现在怎么办?”


金子轩:“我怎么知道!”


金凌:“要不,舅舅一进来我们就先制住他?”


另二人点头,就这么办。


听到熟悉的脚步声走近,三人手心皆是出了不少汗。


江澄推门进来,入眼便是金子轩胸口处湿了的衣物。


他疑惑地开口:“金子轩你衣...!!”


一人从背后捂住他的嘴,另一人关上门。


江澄反应过来背后制住自己的人是谁之后便安静下来。


魏无羡把他放开,把右手食指竖在唇前,示意他小点声。


江澄皱着眉疑惑道:“魏无羡你怎么在这?发什么神经?还有,这孩子谁?”


魏无羡道:“你先告诉我你做好心理准备了没?”


江澄点点头,面上尽是疑惑。


片刻后,不远处守着的门生就听见金子轩房里传来江宗主的一声大叫:“什么?!”


魏无羡一把站起来捂住他的嘴,“我不是说过小点声吗?”


江澄撇开他的手,擦了擦嘴,指向一边坐着的金凌,“他他他...!他是我外甥?!姐姐和金子轩的儿子?!”


魏无羡点点头。


江澄一脸显而易见的震惊,好半天才缓过来。


“你们怎么确定的?”江澄道。


魏无羡指指金凌的脸和腰间的清心铃。


金子轩示意他看金凌背后的长剑岁华。


“就这样?”


二人点点头。


“难不成来个滴血认亲啊?”魏无羡道。


“有江家清心铃,他们那里兰陵金氏现任家主,跟我长这么像,叫你舅舅,又有岁华,还有别的可能吗?”金子轩道。


江澄:“......”还真没有。


最后,三个大人达成一致共识:这件事,绝对不能告诉江厌离!









啊——————————谢谢各位给我点推荐的阔耐们!

500fo了!开森!^_^!

评论(20)
热度(447)

© 幻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