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琼

微博@我想种思追
主食忘羡,不拆不逆,误ky谢谢

还有全职的喻黄,伞修,双花双鬼。
杀破狼的长顾和沈陈
盗笔的瓶邪。
凹凸的瑞嘉,还有安雷,注意是瑞嘉和安雷。

约稿什么的,私信就好

假如三个小朋友穿回了原著第七十四章(4)

假如三个小朋友穿回了原著第74章(4)

1.忘羡only,绝无追凌,小双璧也没有
2.自认非常ooc了
3.从原著第七十四章开始,并不限于第七十四章。

4.前文在这。
点我看一
点我看二
点我看三

————————————————————————————————

魏无羡一手把陈情转得飞快,鲜红的笛穗在空中划过一圈一圈,他另一手背在身后,走在小路上,向乱葬岗的方向溜达。

金凌留在了兰陵金氏,金子轩照顾他,毕竟不能让一个十来岁的少年整天对着乱葬岗上形形色色的凶尸厉鬼吧。

至于怎么跟金光善和金夫人他们解释,那就是金子轩的事情了。

一段轻缓的旋律悄然浮上心头,魏无羡把陈情举到唇边,深吸一口气,唇中送气,十指飞舞。

清越悠扬的笛声响起,魏无羡的脚步也跟着旋律走起,每一下落地都踩在节奏上。

他本就不错的心情越加明媚。

乱葬岗上。

“呦,回来了啊。”温情抱着一个小木盆,对悠悠上山的魏无羡道。

“嗯哼~”魏无羡头也没回,应道。

“魏无羡你没发烧吧?”温情道。

“一边去,你才发烧了。”魏无羡回道。

“那你今天这么高兴?”温情问道。

“我高兴不行啊?”魏无羡笑着道。

温情看了他几眼,摇摇头,走了。

这天,魏无羡照例准备下山瞎逛,却在乱葬岗下不远处,遇到了一个兰陵金氏的门生。

他正疑惑着,而那人看见他却仿佛大松了一口气,看了看自己的形象,理了理有些乱的头发,走到魏无羡面前。

“魏公子,我是来送信的。”那门生道。

“送信?给我?”魏无羡道,“你们兰陵金氏为什么要给我送信?”

“啊哦!不不不!我是来送请柬的,金公子和江姑娘大婚的请柬。”门生忙摆摆手,道。

魏无羡:“......”

他面上尽是惊讶之色。

师姐的大婚?!

那门生似乎没感受到魏无羡的惊讶,又道:“江姑娘特地嘱咐我带话,让您一定要去。”说罢,他递上一个信封。

魏无羡脸上惊讶之色更浓,嘴唇颤了颤,伸手接过了信封,死死抓在手里。

本以为他见不到江厌离成礼的时候,见不到亲人一生中最美的样子了,而今,却让他有了这个机会。

魏无羡许久没有说话。

那门生道:“多亏魏先生下山了,不然这乱葬岗我也不知道怎么上去。”

魏无羡这才反应过来,道:“没事,这乱葬岗上怨气深重的东西都被我封起来了,连走尸都没多少了。”

那门生道:“那......我就先回去复命了。”

魏无羡点点头,站在那里没怎么动。

待那门生离去 他转身就往乱葬岗上跑飞奔。

“魏无羡你......”温情看他刚下山没多久就跑上来,正打算开口询问,话才说了一半,魏无羡就从她边上跑过去了,带起了一阵风。

距离江厌离大婚的日子还有半个月,他现在才收到请柬,若是再不准备礼物,就赶不上了。

他把自己关在伏魔洞里关了将近十天,谁都不敢去打扰他,生怕出了什么事情。

温宁每天都准时准点地进去送吃的,出来,收盘子,出来,来来回回。

这天,魏无羡从伏魔洞里出来了,他脸上尽是喜色,手里捧着个精致的紫色小盒子。

“弄完了?”温情问。

魏无羡点头。

“伸手!”温情道。

魏无羡把盒子收到袖中暗袋里面,乖乖抬起右手。

温情把手搭上他的脉搏,静静地诊了片刻,抬头,另一手拍了他一巴掌,“我怎么跟你说的?本来身体就不好,还瞎折腾,嫌自己命长是吧?”

“这不是给我师姐准备礼物吗?”魏无羡冲她笑笑,“现在好了,只要我师姐带上这个,非怨气深重的厉鬼邪神,根本就不能近身。”

要是蓝湛在这就好了,还能给他看看怎么样。魏无羡心道。

温情道:“所以魏公子现在可以把自己收拾一下了吗?你看看你,还能看吗?别吓着阿苑。”

待魏无羡把自己收拾完了,温情就把人按伏魔洞扎针去了,美其名曰“身体不好怎么去见江厌离”。

魏无羡也的确不想让江厌离看见自己脸色苍白的样子,这几天也就严格按照温情的标准来。

到了江厌离大婚当日。

魏无羡提前就去了,在金麟台金灿灿的门前深呼吸几次,带上微笑,交上了大红色的请柬。

守门的门生看了他一眼,送行了。

魏无羡直奔江厌离暂住的地方就去了。

江澄告诉他,因为云梦兰陵相聚不近,接亲部队也不便来回,误了吉时,所以就在兰陵金氏举行。

魏无羡站在雕花木门前,深呼吸几次,整理了一下自己的形象,敲了敲门,缓缓地推开了。

江厌离坐在铜镜前,一身大红色的嫁衣,繁复到群摆层层叠叠地在地上叠了厚厚的一层,大红的盖头,边上绣着云梦江氏的九瓣莲纹,正中央,则是一朵栩栩如生的金星雪浪。

她向来只是稍稍打理的长发被梳起一部分,插着各种各样的步摇,不沾脂粉的面上也被一边的侍女好好打理了一遍,显得面若桃李,格外清丽动人。

“师姐......”魏无羡道。

江厌离回头对他一笑,“阿羡,你来啦。”

“嗯……”魏无羡应道,一贯爱调笑的口舌竟不知应说些什么。

“好看吗?”江厌离站起身,抬起双臂,在他面前缓缓转了一圈。

“好看,师姐穿什么都是好看的。”魏无羡道。

“阿姐,我就说吧,好看的。”一边的江澄道。

魏无羡这才发现江澄就在边上。

他一愣,脱口而出道:“你怎么在这?”

江澄奇怪地看了他一眼,“我为什么不能在这?”

魏无羡道:“你一个大男人在这有意思吗?”

江澄怒道:“你滚,我是来送东西的好吗?”

魏无羡道:“唉?送什么?姐姐的嫁妆?”

江澄道:“礼物!你的礼物呢?你别告诉我你没准备。”

魏无羡道:“那还用你说,我的礼物绝对前无古人后无来者。”

江澄道:“那你拿出来啊。”

魏无羡从袖中掏出一个巴掌大的精致的紫色小盒子。

江澄道:“什么东西?”

魏无羡小心翼翼地打开盒子,拿出一对精致的耳坠,莲花的样式,是九瓣莲,每一瓣花瓣上都刻满了蚊子腿细的符文,密密麻麻的十八片花瓣,却完全不显得难看。

魏无羡把那对耳坠轻轻地放到盒子里,道:“这上面刻满了符文,非怨气深重的厉鬼邪神近不了身的。”

他把盒子递给江厌离,看着江厌离取下原有的耳坠,慢慢地把这对小小的银制莲花,戴到了耳垂上。

魏无羡道:“那你的呢?”

江澄指指江厌离衣服上挂着的银铃,“跟你那个差不多用途。”

魏无羡愣了一下,笑了出来。

没想到他们竟是想到一起去了。

这种欢笑,这种感觉,已经多久没有过了。



这章我有罪啊,你叽只出现了一个名字

评论(7)
热度(372)

© 幻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