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琼

微博@我想种思追
主食忘羡,不拆不逆,误ky谢谢

还有全职的喻黄,伞修,双花双鬼。
杀破狼的长顾和沈陈
盗笔的瓶邪。
凹凸的瑞嘉,还有安雷,注意是瑞嘉和安雷。

约稿什么的,私信就好

假如三个小朋友穿回了原著第74章(5)

假如三个小朋友穿回了原著第74章(5)

1.忘羡only,绝无追凌,小双璧也没有,轩离有的,有双杰友情向,勿ky谢谢。

2.自认非常ooc了,私设如山系列

3.从原著第七十四章开始,并不限于第七十四章。

4.这章我想写很久了!特别是最后那段!

5. 前文点我,(这是4)    链接用手机做起来太麻烦了

6.写什么cp打什么tag系列,我发现单人的tag打不下。

——————————————————————————————————————

“你们听说了吗?这次来的人里面啊,有夷陵老祖魏无羡!”

“什么?!夷陵老祖?!他不是跟云梦江氏决裂了吗?怎么会来江厌离的婚宴?”

“这个......我怎么知道,反正这夷陵老祖啊,是真的来了,我亲眼看见的!”

“这可真是奇了怪了,他们也不怕那魏无羡大开杀戒。”

“唉,你这话说的就不对了,我看呐,那魏无羡才不会在江姑娘的婚宴上爆发呢,好歹人家也是一手拉扯他长大的师姐。”

“也是啊,唉唉,江宗主来了,都闭嘴吧。”

江澄黑着脸缓缓走进大堂,寻着自己的位置坐下。

修真之人本就五感优于常人,江澄修为上乘,更是早就听尽了方才那些人的对话。

这时,兰陵金氏的一位门生道:“姑苏蓝氏到——!”

蓝启仁皱了皱眉,抬手摸了摸自己的山羊胡。

蓝忘机立于他身后,背着琴负着剑,一语不吭地环视一圈,意料之中地没有看到那个黑衣的身影。

那人果真没有来。

蓝思追蓝景仪在蓝忘机背后站的笔直,完全的蓝家子弟风范。

金凌悄悄在门外对他们招手,蓝思追对蓝忘机道:“含光君,我们出去一下。”

蓝忘机道:“嗯。”

这是同意了。

蓝景仪送了口气,果然,不管多大的含光君都这么吓人。

二人走出大厅,转眼就不见了。

金凌拉着两个人,飞奔到自己暂住的院子。

“你们那边情况怎么样?”金凌问道。

“不怎么样。”蓝景仪道。

“嗯,跟以后的云深不知处没什么区别。”蓝思追道。

“就是家训少了不少。”蓝景仪道,“要是一直是这么多就好了,抄书方便很多。”

蓝思追笑笑,“景仪也见到他父母了。”

“切,我也是啊,而且我能亲眼看见我父亲母亲成亲呢。”金凌道。

“那接下来怎么办?”蓝景仪道,“我们总不能一直呆在这里啊。”

蓝思追缓缓道:“我觉得,我们不会平白无故来到这里,绝对是有原因的,或者是为了改变什么东西?也可能是什么别的原因。”

金凌道:“那难不成我们只要完成了那什么原因......呃...或者说任务,就能回去了?”

蓝景仪道:“先这么想着吧,但是这任务谁知道是什么啊,这不是瞎猫碰死耗子的几率吗?”

蓝思追沉思片刻,道:“或许......跟魏前辈他们有关系?”

金凌一愣,道:“跟他有什么关系?”

蓝思追道:“你们想想,我们第一天来,遇见的第一个人是谁?”

蓝景仪道:“含光君啊。”

金凌脸色一变,道:“不会是让我们撮合他们吧?”

蓝景仪:“......”

蓝思追:“......可能吧......”

蓝思追又道:“据我所知,魏前辈是在重生之后才跟含光君互通心意的......”

金凌面色十分不好,道:“......所以说,这时候他们两个还跟仇人一样对吧......”

蓝思追面色也变了,点点头。

蓝景仪直接叫出声:“我靠!”意识到自己说了什么立刻捂住嘴,看了看四周,道:“这还怎么弄?!我们又不是月老。”

蓝思追拍了拍他的肩膀。

这时,一个轻佻带笑的声音传来,“咦?你们三个这是干嘛呢?”

蓝思追三人身体皆是一僵,道:“魏前辈...”“...大舅舅...”

“我有怎么可怕吗?怎么看见我跟见鬼了一样。”魏无羡负着手,慢慢悠悠地走过来。

蓝景仪心道: 还不是因为你跟含光君好了,结果我们来给你们当红娘来了。

魏无羡拍拍蓝景仪的肩膀,道:“小景仪啊,心里说我什么呢?”

蓝景仪一惊,结结巴巴地道:“没...没什么。”

魏无羡笑了笑,揉了揉他的头发。

“就要开始了,你们三个怎么在这站着?”魏无羡问道。

“我,我们马上就过去了。”蓝思追道。

“嗯嗯嗯!”蓝景仪附和,金凌抱着手臂狂点头。

“那就走啊。”



“新郎新娘到——!”一边的门生扯着嗓子喊道。

魏无羡四人对视一下,找到自己的位置悄悄坐下。

江澄对刚刚坐下的魏无羡道:“怎么才来?又去哪浪了?”

魏无羡道:“没有,来的时候看见阿凌他们了。”

江澄点点头,片刻后,又道:“你带剑了吗?”

魏无羡道:“废话,带了啊。”

江澄疑惑道:“那你怎么不拿出来?”

这时,正好金子轩牵着江厌离的手走进大堂,魏无羡头也没回道:“我嫌累不行啊。”

江澄忍住对他翻白眼的冲动,道:“一会儿记得跟我上去舞剑。”

魏无羡没过脑子就答道:“行。”

片刻,他僵硬地转头看向江澄,道:“......你刚刚,说什么?”

江澄好脾气地一字一句重复了一遍:“跟,我,上,去,舞,剑。”

明明此刻大堂里的音乐声,喧闹声,门生扯着嗓子的喊声都不小,但是魏无羡还是把江澄的话听得清清楚楚,一字一句都异常清晰。

他立刻道:“不行。”

“你不是带剑了吗?”江澄疑惑道,“没带去校场拿个普通的也行。”

魏无羡道:“我干嘛一定要去?”

江澄终于没忍住对他翻了个白眼:“你忘了规矩了?”

魏无羡这才反应过来。

修真界有个不成文的规矩,每逢成亲大礼,新娘的亲人要上场舞剑,意喻为新娘斩除灾祸,保她一生平安。

魏无羡脸色变了变,道:“可是我不是对外叛出云梦江氏了吗?”

江澄道:“你不愿意?”

魏无羡道:“这还用说,当然愿意,但是你这样......不好解释吧?”

江澄道:“我说行就行,你哪来这么多废话。”

魏无羡点点头。

他摸了摸广袖中乾坤袋里安静躺着的随便,心道:“我只是舞个剑,不用灵力应该可以吧。”

他的神思都飞到九霄云外去了。

一直注意着魏无羡这里的蓝忘机自然看到了,他皱了皱眉,用灵力逼音成线,传给对面的魏无羡。

“魏婴。”

魏无羡的思想这才被拉回来,他下意识抬头,看见了对面看着他的蓝忘机。

魏无羡对蓝忘机点点头,比了个“多谢”的口型。

蓝忘机皱了皱眉,点点头。

魏无羡这才把注意力放到中央的金子轩江厌离身上。

江澄站起身,拍拍魏无羡的肩膀,“走了,去准备。”

魏无羡点点头,站起身随江澄离开。

他从乾坤袋中取出随便,指尖轻轻地抚过古朴的剑鞘、鞘上的“随便”二字,剑柄和尾端的穗子。

这时,外面传来门生的声音。

江澄和魏无羡对视一眼,提剑走了出去。

在二人出现的时候,现场明显有一瞬间突然的安静,接着又喧闹起来。

一人站起身,道:“江宗主,夷陵老祖不是叛出云梦江氏了吗?为何会在这种场合出现?”

一边附和的人也不少。

江澄瞥了那人一眼,道:“叛出我云梦江氏的是夷陵老祖,并非他魏无羡。”

那人不依不挠地道:“可夷陵老祖与魏无羡不就是一个人吗?”

江澄道:“夷陵老祖是夷陵老祖,而他魏无羡,是我父亲的故人之子,我云梦江氏的养子。”

那人只好坐下不再说话。

魏无羡鼻头竟是一酸。

二人走到场中,面对面,闭眼,提剑。

音乐起。

二人同时睁眼,在对方眼中看见了那份熟悉的默契。

剑起,出鞘,红光紫光接连闪过。

双剑相交, 剑如白蛇吐信,嘶嘶破风,又如游龙穿梭,行走四身,时而轻盈如燕,二人点剑而起,时而骤如闪电,落叶纷崩。

仿佛是两个人,鲜衣怒马,轻狂不羁。

二人眸中皆是怀念之色。

这套剑法,是江枫眠为他二人所创,亲手教的。

何曾几时,他们在莲花坞的校场比试,多少次说要一决高下,多少次到最后的平局。

说好要在江厌离的大婚典礼上一起舞剑,如今,真的实现了。

江厌离眸中含笑,面若桃李,看着中央的两个弟弟,她的盖头已经被金子轩掀下,金子轩的手紧紧的包裹着她的手。

她看向身边的男子。

从现在起,他便是她的夫君,她要携手共度一生的人。

曲毕,二人收剑入鞘。

离场,回坐。

魏无羡把随便放回乾坤袋,深呼吸几口,压下胸中的闷痛,扯出一抹笑。

他拔出陈情,握在手中,装出一副在把玩笛子的模样,以此来掩饰右手的颤抖。

他还是太高估自己了,本以为这么短的时间,能撑下来的。

魏无羡看向自己的右手,这只手,以前也是用剑的。

他仿佛自嘲地笑了笑。

江澄见他面色不好,皱了皱眉,问道:“你怎么了?舞个剑这么累啊?”

魏无羡道:“我可是什么东西都没吃,你要什么都不吃去蹦哒看看。”

“活该。”江澄道。

对面的蓝忘机看着魏无羡苍白的面色,皱了皱眉,眸中尽是担忧。

虽然也没人看得出来。



金子轩携着江厌离,一桌一桌地敬酒。

到江澄魏无羡这边,江厌离笑道:“阿羡阿澄,你们也不小啦。”

“也不大啊,才二十呢。”魏无羡笑道。

江澄点头道:“嗯。”

江厌离道:“你们呀。”

金子轩道:“阿离,你先回去吧,这么重的行头,走下来会吃不消的。”

江厌离点点头,道:“嗯,那我就回去啦,阿羡,你可要多吃点,好好补补,看看你,都瘦成什么样了。”

魏无羡笑着对她点头,道:“嗯嗯!姐你快去休息吧。”

待江厌离离开,三人间尽是尴尬。

魏无羡道:“咳嗯......那个,金子轩,阿凌呢?你告诉师姐了吗?”

金子轩道:“叫姐夫明白吗?阿凌的事情我打算今天结束了就告诉她。”

江澄道:“嗯,那先这样吧,阿凌先在金麟台住着,等阿姐会来再带他来莲花坞。”

话毕,三人间又回归了尴尬。

金子轩端着酒杯,道:“那...我先去了。”

江澄魏无羡点头。

金子轩接着去敬酒。

魏无羡胸中闷痛更甚,他对江澄道:“我先走了。”

江澄点点头,自己也去忙了。

魏无羡一手扶着门框,一手捂着胸口,慢慢往外走。

他刚刚强行使用灵力,灵脉的破损程度比魏无羡想的严重,要赶紧回去让温情帮忙。

他眼前一黑,就要倒下,却被一个白衣身影接了个满怀。

一股馥郁清冷的檀香味。

是蓝湛......

魏无羡在失去意识之前,认出了来人是谁。


而就在这时候,让金凌三人来到这里的那个树洞,再一次发出了耀眼的白光。

白光中,出现了两个人影。

一黑一白。






























最后还是忍不住剧透了吖

评论(27)
热度(370)

© 幻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