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琼

微博@我想种思追
主食忘羡,不拆不逆,误ky谢谢

还有全职的喻黄,伞修,双花双鬼。
杀破狼的长顾和沈陈
盗笔的瓶邪。
凹凸的瑞嘉,还有安雷,注意是瑞嘉和安雷。

约稿什么的,私信就好

[忘羡]落归


[忘羡]落归

忘羡only,不拆不逆

给我师父中秋贺图的配文,她手机上缴,图片我代发。

图片戳这里→ 师父的中秋贺图啦~

————————————————————————————————————

已是秋分时节,但天气仍无秋之感觉,云深不知处身处山林,相对于外面的时而冷时而热,已是好了许多。

蓝思追和蓝景仪刚刚夜猎回来,正准备把此次的笔记送去静室。

却碰上了悄咪咪走后门准备下山的魏无羡。

“魏前辈?您这是?”蓝思追道。

“没什么,闲的无聊出来逛逛。”魏无羡脸上自然而然地浮上笑容。

“魏前辈你是不是又想下山买酒?”蓝景仪道。

魏无羡闻言一愣,抽出陈情,在他头上一拍,力道不大,蓝景仪还是很配合地“哎呦”出声。

魏无羡故作严肃道:“说什么呢,我是那样的人吗?”

蓝景仪脸色明明白白地写着:难道不是吗?

魏无羡无奈地笑笑,压低了声音道:“别告诉你们含光君啊,我去去就回。”

蓝思追问道:“魏前辈,含光君不在静室吗?”

魏无羡点点头,道:“他去找蓝大哥了,这不是没有一时半会儿出不来吗?所以...咳咳咳,你们懂得。”

随着他修为的精进,灵魂与身体也越发融和,现在竟是有八九分像前世的夷陵老祖。

他眉眼弯弯,天生一副笑相。

蓝思追拿出厚厚的一摞夜猎笔记,道:“我们是来送笔记的。”

蓝景仪也从乾坤袋中取出厚厚的一摞笔记本。

魏无羡点点头,故作高深地摸摸下巴,“这么多啊,看来你们这次去的人挺多,都学到了些什么啊?”

“其实也没有什么特别新奇的东西。”蓝思追道。

蓝景仪点点头。

这时,一阵熟悉的脚步声传来,魏无羡回头道:“蓝湛!”话音未落,已是扬起一个灿烂的笑容。

蓝忘机有那么一瞬间的恍惚,眼前的人,与二十年前那个初到云深不知处求学的紫衣少年身影重合。

月朗星稀,微微的风,树叶轻轻作响。

那个携天子笑夜半归来的紫衣少年,扬起一个大大的笑容。

“天子笑!分你一坛,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

蓝忘机迅速回神,轻声道:“魏婴。”

魏无羡应道:“唉!蓝湛你看,他们来送夜猎笔记。”

蓝忘机点头道:“嗯。”

蓝思追道:“含光君,我们先走了。”

蓝忘机点点头。


静室内。

魏无羡一手撑着头,另一手正翻看刚刚蓝思追他们送来的笔记,坐姿极为不端。

“哦?”魏无羡看见了什么有意思的东西,一把坐直了,嘴角浮上一抹浅浅的笑容。

“蓝湛!明天是中秋唉!”魏无羡笑眯眯道。

蓝忘机看向他,放下手中的食盒,轻轻“嗯”了一声。

“那二哥哥有没有什么想说的啊?”魏无羡道。

蓝忘机第二次出神。


十几年前。

集市喧哗,人声热热闹闹的,马蹄声车轮声不绝于耳。

他站在一处窗下,抬头看向上方的黑衣青年。

青年脸色浅浅的笑容,弯起的桃花眸,眼角一抹飞红。

“蓝湛——啊,不,含光君。这么巧啊!”

“蓝湛蓝湛?”魏无羡站在他面前,伸手在他眼前晃了晃,道:“二哥哥,你发什么呆呢?是不是觉得我特别好看?”

蓝忘机握住他摇晃的手,打开食盒,道:“明日中秋,今晚有家宴。”

魏无羡一听“家宴”这两个字就头皮发麻,仿佛那种苦味已经在嘴里了。

他道:“二哥哥今天带了什么来垫肚子啊?”

说着,他翻开食盒,惊了一下,道:“莲藕排骨汤啊......”

蓝忘机轻声应道:“嗯。”

魏无羡脸上浮起一抹柔柔的笑容,道:“二哥哥,你真好。”

蓝忘机没有答话,从背后抱住他。

好不容易熬过家宴,魏无羡感觉整个人都不好了。

这苦味他多少天都缓不过来。

魏无羡抱住蓝忘机,放软了声音道:“二哥哥,羡羡嘴里苦——要二哥哥亲亲才能好——”

蓝忘机无奈地附上他的唇。


姑苏彩衣镇。

中秋佳节,彩衣镇上灯火阑珊,河里是明明灭灭的花灯,街边是大大小小的商贩。

“蓝湛蓝湛!快来!我之前找到一个特别好的位置!”

魏无羡和蓝忘机怀里各抱着个兔子,一黑一白。

魏无羡拉着蓝忘机向他看好的地方去。

街上熙熙攘攘的人群,却无几人如他二人一般惹眼。

两位俊俏的公子走在一起,又怎么可能不吸引姑娘的关注?

一个梳着双髻的少女跑过去,丢了一枝金黄的桂花给他。

魏无羡一愣,冲她道:“谢谢啊。”

有了第一个,自然就有第二第三第四。

等他们到达魏无羡说的好位置的时候,魏无羡手里已经是一大捧花。

两只兔子都在蓝忘机怀里。

魏无羡把花凑到蓝忘机面前,笑眯眯地道:“不知道蓝二哥哥接不接受魏先生的赠花呢?”

蓝忘机面上尽是柔和,轻轻放下兔子,接过了他手里的花。

“接受。”

魏无羡脸色浮上一个大大的笑容,他席地坐下,拍拍边上的草地,道:“蓝湛,这里。”

蓝忘机放下花,掀起衣摆,端端正正地坐在魏无羡边上。

魏无羡身子一歪,靠到他身上,蓝忘机顺势揽过他的腰。

魏无羡抬手指向夜空,道:“蓝湛你看!这里的月老是不是特别大,特别圆?”

蓝忘机轻声道:“嗯。”

“蓝湛。”

魏无羡突然抬头看他,黑夜里,他的眸中却亮如星辰,他轻声说了句话,说完,面上浮上一抹笑容,淡淡的,暖暖的。

蓝忘机愣了一下,薄薄的嘴唇勾起一抹浅浅的弧度,他道:“我也是,魏婴。”

风吹过,一边的桂花树上飘下几片叶子,缓缓落下。

“落叶归根,而我归你。”






评论(2)
热度(84)
  1. 花と水幻琼 转载了此文字

© 幻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