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琼

微博@我想种思追
主食忘羡,不拆不逆,误ky谢谢

还有全职的喻黄,伞修,双花双鬼。
杀破狼的长顾和沈陈
盗笔的瓶邪。
凹凸的瑞嘉,还有安雷,注意是瑞嘉和安雷。

约稿什么的,私信就好

[云梦双杰]如歌

ooc预警
忘羡only,有云梦双杰,友情向!纯友情向!

另一篇中秋贺文

有写云深不知处家宴,所以,这次是莲花坞啦

对了对了,我写原著向都是有个共同设定↓

由于你羡修为的提升,灵魂和身体的融合度越高,所以,容貌有八九分像前世的夷陵老祖。

有人问到了这个问题,说一下

问:你羡做饭到底多难吃(辣)?

答:难吃到连江澄都摔碗的地步,难吃到除了蓝忘机没人能面不改色地吃下去。

借一下你最后的梗,致歉
@加零不加一

————————————————————————————————

魏无羡跳下随便,收剑归鞘。

他面前是莲花坞的大门,这么多年了,这里看上去还是跟记忆中的那个莲花坞一模一样。

云梦江氏不像其他仙门,占个山头或者一片区域不让凡人进入,也不许修士御剑,莲花坞就在云梦最大的集市中央的一大片莲花湖边上圈出一块地,也没有什么不许御剑不许凡人进入的条例。

路边的小摊子多不胜数,卖什么的都有,因为已是秋分时节,倒是没有了那阵阵的莲香,但是这正逢中秋佳节,白日里的气氛也是不输夜间。

“请问你是......是魏公子吗?”

在临近大门的地方,一个年近七旬的老人拄着拐杖,蹒跚走来。

魏无羡一愣,没想到这么些年了,还有人记得自己。

他冲老人家笑笑,道:“嗯,我是。”

老人家感叹道:“已经这么多年了啊,你们都长这么大了,好,真好啊,你还记得我吗?”

别说,魏无羡还真的不记得。

看他的表情,老人家笑了笑,道:“没事没事,这把老骨头啊,模样变了不少,记不得也对。我是以前在这卖饼的那个。”

老人家缓缓抬起拐杖,点了点他身后的那块地。

魏无羡想起来了。

小时候,他和江澄经常晚上偷偷跑出来逛夜市,每次买的第一个东西就是这老人家的饼。

老人家道:“现在我都不卖喽,这么老了,没力气啦,听说今天莲花坞要办家宴,我这才赶过来想看看。”

魏无羡把老人家扶到路边的某个小摊子上坐下,道:“不老不老,你看我这么年轻,其实我都死过一次了。”

老人家笑眯眯地摸摸胡子,拍拍魏无羡的手。



告别了老人家,魏无羡站在莲花坞大门前,深吸一口气。

走进去。

莲花坞没有什么专门守门的,一般的门生凭着银铃就可以进去。


自从他和江澄说开以后,江澄黑着脸丢给他一个银铃。

“你以前那个,爱要不要。”

魏无羡小心地接过,道:“摔坏了你赔啊?”

江澄道:“我这还缺银铃不成?”

云梦江氏的家主,怎么可能缺江家标志性的银铃。



魏无羡看看腰间熟悉的银制铃铛,一抹笑容浮在脸上。

这银铃他可是当宝贝挂着,生怕磕了碰了坏了。

魏无羡负着手,在莲花坞内的大道上悠悠哉哉地踱步。


江澄正在校场上指挥,这个放哪,那个放哪。

魏无羡悄咪咪从他背后走上去,在他肩上一拍,大叫:“啊!”

江澄猝不及防被他吓了一跳,道:“魏无羡你找死!”

魏无羡捧腹,笑道:“噗哈哈哈哈哈哈,江澄你多大了还能被吓到。”

江澄黑着脸没好气道:“你要不要试一试站这被我拍一巴掌?!”

魏无羡摆摆手,道:“没用,吓人要出其不意明白吗?”

此时,突然有一只手拍在他肩上,也在他耳边大叫了一声。

魏无羡脚下一个不稳差点摔地上。

身后传来金凌的大笑声。

江澄道:“你还不是也被吓到了?”

他拼命想要压住嘴角向上翘起的弧度,太没形象了,不能笑,不能笑。

魏无羡转头故作心痛道:“啊!金凌!你怎么能这样呢?我可是你大舅,人吓人吓死人的。”

金凌抖了抖,搓搓胳膊上的鸡皮疙瘩,道:“你还不是在吓舅舅,看看你,多大了,还能被这种小把戏吓到,这个我几年前就不玩了。”

魏无羡此刻的笑容十分不好,看起来与平日里区别不大,但若是熟悉他的人看到了,绝对知道这人又要耍什么小把戏了,但是此刻的魏无羡,是背对着江澄的。

他一把冲上去,伸手就往金凌的脖子里挠,上挠挠下挠挠,胳肢窝也来一套。

金凌被他挠得扭来扭去,笑声不止,他不甘示弱地挠回去。

江澄看着这俩人,默默抬手扶额,继续自己的事情。

最后,他实在是看不下去了,道:“魏无羡你还要脸吗?金凌才多大你这么欺负他。”

“阿凌,关门,放仙子。”

魏无羡终于停手了,金凌擦擦笑出来的眼泪,道“仙...仙子丢在兰陵了。”

魏无羡暗暗松了口气。

他道:“唉江澄,蓝湛呢?”

江澄似是有些幻灭地道:“......厨房......”

魏无羡抬脚就往厨房走。

江澄道:“你可千万别动厨房里的任何东西。”

金凌附和。

魏无羡道:“我做饭有那么难吃吗?”

江澄点头道:“你做饭难不难吃你心里没点数吗?”

金凌一脸赞同。

魏无羡笑道:“行行行,不动就不动。”




“蓝湛?!蓝湛?!”魏无羡人还没到厨房,声音就传过去了。

蓝忘机抬头看他,轻声应道:“嗯。”

魏无羡故作诧异道:“含光君怎么在这呢?这是在做什么啊?”

蓝忘机道:“莲藕排骨汤。”

魏无羡道:“哇,含光君手艺了得,这看起来都跟我师姐做的差不多了。”

以往每次家宴,江厌离做的莲藕排骨汤都是供不应求,但是每次江厌离都会单独给他们一家人做上一锅。

魏无羡掀起碗盖,找了个小勺子尝了一口。

“如何?”蓝忘机问道。

魏无羡抱住蓝忘机的脖子,“吧唧”一口亲在他脸颊上,道:“味道真棒!”

当着全厨房的面。

“二哥哥,哪一碗是我的?我来加点料。”魏无羡从炒菜的阿姨那里翻出一罐子红彤彤的辣酱。

蓝忘机指了指其中一碗水汤面上辣油明显比其他要多的。

魏无羡笑眯眯地打开辣椒酱,嘴里自言自语道:“一勺提神醒脑,两勺永不疲劳……”

待到家宴开始,已是夜幕降临。

莲花坞的校场上摆起了多少大桌子,反正魏无羡没去数。

菜都摆好了,想吃什么吃什么。

金凌点点头道:“还是莲花坞的家宴好玩。”

魏无羡不知道什么时候站在他边上,道:“对吧对吧,你不知道,云深不知处那家宴,说得不好听就跟丧事一样,那树皮草根药材什么的,苦死个人。”

金凌没经过大脑考虑就道:“搞得像你参加......”

说到一半停了,他意识到,魏无羡还真的参加过。

魏无羡道:“走走走,吃饭去。”



刚回席间,他看见自己特制的那碗汤,摆在江澄面前。

他面色变了变,压下就要冲出口的笑声,面不改色地吃饭。

江澄疑惑地看着他,看都没看就打开盖子喝了一大口。

瓷器碎裂的声音。

江澄猛地灌了几口水,口齿不清地道:“难吃死了!魏无羡你他妈在厨房干了什么?!”

魏无羡大笑道:“哈哈哈哈哈哈哈哈嗝哈哈哈哈哈,谁要你拿了我那碗,哈哈哈哈哈……”

魏无羡道:“怎么样?一勺提神醒脑,两勺永不疲劳,三勺长生不老,我加了五勺,噗哈哈哈哈哈哈哈哈……”

金凌默默抬起碗盖看了看,松了口气,还好还好,是正常的。




题解(摘抄)
我们曾经相逢如歌,任青春的律动激荡成绚烂缤纷,任青涩的年华品尝人生的滋味,无关甜蜜与苦涩,都可以笑谈阔饮。而岁月无声走过,别去经年的相逢,亦是匆匆的来去,任时光采撷去最美好的年华。我们真的已走过如歌季节,而风声中依旧吟唱的,是一首无字的咏叹

评论(9)
热度(109)

© 幻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