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琼

微博@我想种思追
主食忘羡,不拆不逆,误ky谢谢

还有全职的喻黄,伞修,双花双鬼。
杀破狼的长顾和沈陈
盗笔的瓶邪。
凹凸的瑞嘉,还有安雷,注意是瑞嘉和安雷。

约稿什么的,私信就好

小段子(二)

设定:美术生忘羡,早恋......吧
这次倒不是对话体,小甜饼一个,掐头去尾的那种




阶梯教室。

老师在讲台上讲的唾沫横飞神采奕奕。

魏无羡百般无赖地趴在桌上。

这种好天气,在教室里听课就是浪费啊!




好不容易挨到下课。

魏无羡翻出速写本,戳了戳前面蓝忘机的背后,“蓝湛蓝湛,我们去写生呗?”

蓝忘机看看窗外,道:“好。”


初夏的天气还没有很热,在河边时不时还能感受到阵阵凉风。

魏无羡站在石拱桥上,左手抱着速写本支住,右手握着2B铅笔,在纸上勾勒出河岸边的轮廓。

蓝忘机看了看周围,走到了河岸边,靠在一块大石头上,翻开了素描本,几笔定下了石拱桥的大致位置和比例。

魏无羡见他也动笔了,大声道:“蓝湛!你画的什么啊?”

蓝忘机道:“河对岸和桥。”

魏无羡笑眯眯道:“看!是你!”

他手指着速写本上只勾勒出轮廓的人,看看周围的环境,是蓝忘机无疑。

蓝忘机抿唇不语,目光转移到自己刚打好草稿的本子上,草稿里唯一的人,正是魏无羡。

他扶着本子的手指微微蜷起。

耳边突然响起一个声音,“我去 蓝湛你画的也是我唉。”

蓝忘机一惊:“魏婴!”

“唉我在呢。”魏无羡笑眯眯道,“蓝湛你这有什么不好意思的?”

蓝忘机把头转回去,继续下笔,道:“没有。”

魏无羡心道:那你耳朵红什么?

他把本子放到石块上,一把抱住蓝忘机,亲在他红红的耳朵上。

蓝忘机差点一个用力把笔折断,捂着耳朵道:“魏婴!”

魏无羡差点笑翻,道:“蓝湛你怎么这么好玩,噗,我不闹了不闹了,我去画画。”

魏无羡凑到蓝忘机耳边道:“晚上回去你再收拾我?随便你怎么来?”

蓝忘机不语。








后来,魏无羡深深地体会到了什么叫“不作死就不会死”。













来源:
我和我基友(女的)跑去古城墙写生,画的就跟上面写的差不多,那桥就是我画的。

我画的好好的,她突然过来在我耳朵下面脖子上面那地方吹气!痒死我了

评论(4)
热度(33)

© 幻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