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琼

微博@我想种思追
主食忘羡,不拆不逆,误ky谢谢

还有全职的喻黄,伞修,双花双鬼。
杀破狼的长顾和沈陈
盗笔的瓶邪。
凹凸的瑞嘉,还有安雷,注意是瑞嘉和安雷。

约稿什么的,私信就好

原著补全向(1)

1.ooc预警

2.撞梗致歉(虽然我也不知道撞没撞

3.这种写法还是第一次,预警

4.特别短

——————————————————————————————————————





云深不知处地处深山,夜幕早已铺开了,天空像用墨渲染过似的,几颗明亮的星星嵌在夜幕中。月亮从树林上边升起来,放出冷冷的银辉。外面静极了,远处群峰深色的轮廓,已经融进了黑色的夜幕里。

四下里,除了立于墙下的巡逻门生,再无旁人。

魏无羡蹲在住处房顶上的黑暗中,微风吹乱了额前的黑发,遮住了四处乱窜的目光。刻意隐匿身上的气息,抓住脑后绑着马尾的红发带,若是这鲜艳的红被发现了可就不好了。

手指无意识地揪着衣摆,用力到指尖微微发泛白,待到反应过来,已成一片褶皱。

好容易待到巡逻之人走远,松了口气,暗暗高兴,继续踏着屋脊向结界的边缘奔去。

据说这姑苏名酿‘天子笑’可是深受好评啊,也不知味道究竟如何。

他唇角勾起一抹笑,五指紧紧攥着那块通行玉佩,手心不觉渗出一点温热的汗,带笑的眸中尽是期待,像星子在其中一闪一闪的,甚是好看。

魏无羡轻手轻脚地攀上围墙,心虚地看看四周,翻了下去。

明明在莲花坞经常做的事情,也不知为何,到了这云深不知处竟有些心虚。

他默默把这问题归到了那三千多条的家规之上。

虽是春末夏初,但这深山老林里面仍是泛着冷意,丝丝寒气顺着衣缝钻入。魏无羡搓搓胳膊,拍拍脸颊,为了这名酒,受点寒而已,值!

他无视了山门前那刻满字的规训石,略过了彩衣镇热闹的夜市,直奔那‘天子笑’而去。

带着两坛酒,借着月色,看了看周围,无人。魏无羡轻飘飘地翻上墙头,坐在墙上。

一片黑色衣角垂下,黑色的靴子在空中一荡一荡。

嘴角情不自禁地浮现出笑容,笑意直达眼底。

回去把江澄他们叫起来一起喝。
 

正要跳下墙之时,忽地有个声音在身后响起。

“夜归者不过卯时末,不许入内。你手里拿的是什么?”

他一惊,转头看过去,是一个年纪相仿的蓝家少年,似乎是夜巡之人。

暗叫不好,正准备跑开时,转念一想,冲那人展开一个笑,眉梢眼角尽是笑意,露出洁白的一排列齿,抬起手臂。

“天子笑!分你一坛,当做没看见我行不行?”
















评论(4)
热度(22)

© 幻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