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琼

微博@我想种思追
主食忘羡,不拆不逆,误ky谢谢

还有全职的喻黄,伞修,双花双鬼。
杀破狼的长顾和沈陈
盗笔的瓶邪。
凹凸的瑞嘉,还有安雷,注意是瑞嘉和安雷。

约稿什么的,私信就好

原著补全向(2)

1.ooc预警

2.撞梗致歉(虽然我也不知道撞没撞

3.特别短,又 不知道自己在写啥 系列

4.前文,虽然完全没有任何联系

——————————————————————————————————————




是夜。


山下夜市人声喧哗,热闹非凡,边缘处的小路,连接的却是这毫无生气,阴森得可怕的乱葬岗。


云雾散开,皎洁的月光洒下。时不时的黑鸦扑腾而起,落下几片乌黑的鸦羽。


风过,或是稀疏或是繁茂的树叶沙沙作响,许是由于生长于此处,连叶片都是墨绿之色。


顺路望去,入目一片稀稀的白雾,隐隐约约可见一人沿着路,慢慢悠悠地踱步而来。


那人一袭黑衣,衣料的鲜红边沿在黑暗中意外地引人注目,但却无人得看。


他修长的手指背在身后,指节弯曲,勾着几条红绳,挂着几坛子小酒。


鲜红的发带伴着黑亮的发丝在风中飞扬。


额发也飘散开,刮过耳畔,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一双桃花眼眯着,眼角自然上扬,嘴角上挑,似笑非笑。


他挪出一手,抽出别在腰间的一管笛,食指中指将其夹住,微微发力,乌笛转起,鲜红的笛穗在空中划过一段段优美的圆弧。


轻轻跃起,落在树杈间,收了笛,斜靠于粗壮的树干上。


眸子缓缓睁开,乌黑的瞳仁里泛着一丝丝的红。


随手掀开一块封酒坛的红布,仰头便灌下一大口。


酒很香,很醇,但仍旧是比不上少年求学之时的那坛子站在墙上饮尽的天子笑,一白衣人影仿佛出现在眼前。


勾唇嗤笑一声,不知是在笑什么,末了,长叹一声。


“......蓝湛啊......”


清亮醇香的酒液顺着姣好的脖颈线滑下,深入至衣衫之下。





















评论
热度(20)

© 幻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