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琼

微博@我想种思追
主食忘羡,不拆不逆,误ky谢谢

还有全职的喻黄,伞修,双花双鬼。
杀破狼的长顾和沈陈
盗笔的瓶邪。
凹凸的瑞嘉,还有安雷,注意是瑞嘉和安雷。

约稿什么的,私信就好

[忘羡]静语流年

[忘羡]静语流年
1.祝魏无羡10.31生日快乐!三岁啦!(差点没赶上

2.如有撞梗,致歉。(虽然我也不知道撞没撞

3.我爱早恋paro!(大声

4.一发完,自认非常ooc

5.再一次,标题跟内容完全没有关系

——————————————————————————————————————————————————


“哗……”


久违的一场大雨,冲刷着盛夏的燥热,天气阴沉,教学楼各班的白炽灯闪烁着。


魏无羡百般无赖地趴在课桌上,把粘在胳膊上的物理作业纸撕下来,深深叹了口气。


后座的聂怀桑用笔帽戳戳他的后背,“魏哥魏哥。”


魏无羡缓缓挪过去半张脸,一只眼睛半眯着瞅他,“干嘛?”


“那个……物理作业借我一用。”聂怀桑眯眼笑道。


“物理没有,没写完,化学要不要?”魏无羡支起胳膊,眸子半睁不睁地把手伸进桌肚去摸作业。


嗯……光滑的书皮,边角有个小缺口,没错就是这本了。


抽出,趴下随手向后一扔。动作一气呵成。


聂怀桑伸手接住,正要开口感谢,眼角一抽,“魏哥,这是数学。”


前面魏无羡许久没有动静,还是趴在那。


片刻之后,魏无羡缓缓抬起胳膊,伸手,“……哦,拿来。”


聂怀桑就差在脸上写个懵了,莫名其妙地把作业放他手上,看着魏无羡慢吞吞地塞回桌肚,手在里面摸索着,没一会又抽出一本练习册,重复刚才的动作,扔过去。


聂怀桑接过作业,遗憾道:“……魏哥你,提前养老啊?”


“……”一块橡皮从前面丢过来,手法熟练,准确无误地砸在他发顶。


“一边去。”魏无羡坐直了,转身捡回橡皮,“没见过人郁闷啊?”


“别人见过,你没见过,晚上刷本吗?”


“……不刷。”魏无羡转头趴回去做题,“没看见我这正郁闷着吗?”却在没人注意的死角揉揉腰,咧咧嘴。


“不用管他,你没发现班上少了个人吗?”江澄抱着一摞练习册经过,瞥了半死不活趴桌上的魏无羡一眼。


聂怀桑环顾一周,“……蓝……忘机?”


江澄满脸嫌弃,点点头,发作业去了。


聂怀桑撇撇嘴,坐下奋笔疾书。




魏无羡趴在课桌上,下巴抵着手臂下的物理作业,深深叹了口气,眼睛缓缓睁开,手在桌上摸索了半天,好容易才摸到笔,慢慢直起腰,轻轻抽着气揉了揉,强迫自己去看面前的物理练习册。


N   Pa   J   c   t   m   V   s   h   ……


各种物理量的符合、单位,一个一个在眼前飘过。


他叹口气,认命的放下笔,烦躁地抓抓头发,黑亮的发丝被揉得一团乱,中间还翘起几缕。


“魏无羡!蓝老师喊你去他办公室!”


“……”魏无羡爬起来,“哦,来了。”




办公室在楼层的最东边,教室在最西边,慢慢腾腾走去的时候,差点被小台阶拌一跤,魏无羡觉着自己今天可能是命里犯冲,不宜出门。




“报告。”


“进来。”


刚进门,就看见蓝忘机笔直地站在蓝启仁办公桌边上,双手自然下垂,紧贴着校服裤线,标准蓝家站姿。


魏无羡用眼神超他疯狂示意,蓝忘机领会了他的意思 微微摇头。


他提着的气这才悄悄松了大半。




“魏无羡,好好看看你的卷子!”


蓝启仁从一摞厚厚的卷子里准确抽出魏无羡的那张。


他揉揉太阳穴,许久没有说话,似是在思考措辞。


“你是怎么保证的?保证成绩不掉。这怎么回事?方程移项能忘了换符号,P点有八个你就写了四个,时间来不及?我看你不是很早就写完了吗?”


“一百五的卷子就考一百三十三,马上就要出年级前十了!再不努力就来不及了!”说到气头上还用力拍拍桌子,“你怎么不多学学忘机?!成绩保持的好好的。”


魏无羡:“……”


得了,这下完了。这个他还真反驳不了。


光顾着和蓝湛眉目传情了,哪还记得检查卷子。




蓝启仁扶着额头,揉揉太阳穴,眉头紧缩,许久没再说话。


魏无羡紧攥着校服外套的一块布料,手指不安分地动来动去,掌心微湿,有些粘糊糊的。


低着头,目光紧紧盯着鞋尖,脚也总是动几下动几下,与光洁的地板无声地摩擦。


他发誓他长这么大还是第二次这么紧张。


上一次还是两年前,中考前,那次轰动全校的告白。


也是像这样,被拎到办公室站着,偏偏蓝启仁还什么都不说,真的急死人。


不同的是,上次在办公室门口还有一群探头探脑妄图打听消息的校报工作人员。




魏无羡在心里暗暗摇头,早知道就跟蓝湛来地下恋了,想想就刺激啊。


思及此,他脑袋下意识地晃了两下,在他下一秒就要把嘴里压着的调子哼出来之前,蓝忘机微凉的手掌悄悄地握住了他垂在身侧的左手。


魏无羡心里倒吸口气,万一哼出来那就真的可以不用上课了,一下午就站着默写《雅正集》吧。


他头低得愈发深了,攥着衣服的右手放松,这才瞥见他攥住的地方已有了一片深深的褶皱。


魏无羡拼力压下嘴角上扬的弧度,但眉梢眼角尽是一片笑意,被蓝忘机手掌拢住的左手手指悄悄勾起,几回轻几回重地挠挠蓝忘机的手心。


蓝忘机察觉到他的小动作,垂下眸子,盯着蓝启仁放在桌上的数学卷子,笔直置于身侧的左手手指微微蜷曲。




临到下课,蓝启仁才放他们离开。




魏无羡揉揉因为长时间低头而十分酸痛的脖颈,左右晃动摇摆几下,仿佛听见了“咔擦”声,至少他认为他听见了。


“蓝湛我跟你说,我这初中三年的校规可不是白抄的,绝对倒背如流。刚刚还以为你叔父又要罚我下周一国旗下背校规。”


蓝忘机帮他按按脖颈,道:“叔父不会。”


“唉!对对对,……就是这儿。”魏无羡享受地眯起眸子,“人家学校周一国旗下讲套话,我们到是国旗下背校规。”


“你周一值日,不必下楼。”


“值日这不是轮着换吗,每学期周一轮到我也就四五次。”


蓝忘机放下手,问他:“还酸吗?”


魏无羡笑眯眯地想伸个腰,刚抬手又放下了,“不酸了,神清气爽,现在跟你大战三百回合都没事。”


蓝忘机没说话,抬手在他腰间轻拍一下。


魏无羡“嘶”地一下捂住腰,轻轻揉几下,“二哥哥你好狠的心,可疼死我了。”


“既知疼痛,下次便不要再这般。”蓝忘机道,“不可如此长时间低头。”


魏无羡笑道:“好好好,知道啦知道啦。”


魏无羡冲他咧开一个大大的笑容,“这不是怕笑出来你叔父连你也一起罚吗。”


蓝忘机摇头,“叔父并非想要罚你。”


“我知道,小惩大诫嘛。”魏无羡扣住蓝忘机的手,“回班?自习要下课了。”


蓝忘机点点头。




雨后的天空放晴,蒸腾着地上为数不多的积水。


魏无羡跃起,前方却突有人来拦,一个转向,手指曲起手腕发力,篮球被投出去。


“砰!”篮球被重重砸上篮板,反弹在框边转上几圈,落尽了框内。


场边的计数器发出“滴”的一声,代表了高二(13)班的红色数字跳动了一下,由63变成了66。


魏无羡把额前微湿的黑发拂起,手指插入发中,顺着脑后梳下,露出光洁饱满的额头,手上甩出一把汗。


裁判吹哨了,上半场结束。


魏无羡避开那些一拥而上送水杯送毛巾送葡萄糖的女生,小跑到蓝忘机边上坐下“蓝湛蓝湛。”


蓝忘机抬眸看他,手指拈起书页,翻过。“比赛结束了?”


“没有啊,中场休息,不过下半场上不上到是无所谓了。”


蓝忘机看了一眼比分牌上的差距,只要发挥正常,保持优势直到胜利到是没有问题。


蓝忘机合上书,从旁边的包里找出水杯递给魏无羡。


一只暗红色的保温杯,杯盖上有一条鲜红的挂绳。是江厌离送给魏无羡的十六岁生日礼物,杯子是定制的,挂绳是她自己编出来替换了原有的。江澄也有一个一样的,只不过颜色不同。


魏无羡扭开瓶盖,灌了口水。


刚刚运动完的人,白皙的皮肤泛着微微的粉红,因为水一下喝得太多,脸颊鼓起,皱着眉头把水咽下去。


蓝忘机皱皱眉,抽出他手中的杯子,合上盖,拍拍魏无羡的背,“慢点,会呛到。”递上一条乳白色的毛巾。


魏无羡就着他的手,擦擦脸上的汗,“咳咳……好好,下次绝对注意。”


蓝忘机收回毛巾,叠成方方正正的毛绒小块,“你每次都说下次。”


魏无羡笑嘻嘻地用肩膀轻轻撞他,“那我保证这是最后一次。”


蓝忘机点点头,“你说的。”




蓝忘机坐在场边的休息小椅子上,膝盖上摊着本翻开的书,白皙手指轻夹书页,目光盯着面前的书,魏无羡靠在他边上兴高采烈地跟他说话,手臂来来回回比划着什么。蓝忘机安安静静地听他说,偶尔应上几声,手指夹住的书页已许久未翻。


聂怀桑抬手捂住眼睛,往旁边一个男生身上一倒,“啊,我瞎了。”


那男生把他拖起来推回去,“起开起开,我女朋友来了。”


“……”聂怀桑瘫在椅子上,“单身狗没人权啊没人权,呜——”掩面作哭泣状。


江澄抱着球,拎着他那只紫色的杯子,瞥了一眼魏无羡,一甩毛巾把毛巾搭上肩头,哼一声,开始收拾东西。




魏无羡站起身,整整上衣衣摆,对蓝忘机摆摆手,“蓝湛我去了啊。”


蓝忘机点点头。




一群穿着篮球服的大男生聚在一起,收拾东西。


“你们不打了?”


聂怀桑拉好拉链,故作高深地拍拍魏无羡肩膀,走了。


“啊?”


一群人,一个接着一个拎着包从他边上进过,一人拍一下。


最后一个是江澄。


魏无羡在他拍下来之前抓住了他举起来手的手腕。


“怎么了这是?”


江澄道:“隔壁班认输了,你对他们的伤害是致命的。”也拍拍魏无羡肩膀,“哦还有,阿姐喊你周五晚上回去吃饭。”挎着包,走了。


魏无羡反应过来,回到蓝忘机边上,“蓝湛,走啦,隔壁班认输了。”


“嗯。”蓝忘机夹好书签,合上书。




放学铃声响起,学生三三两两的走向校门口。


虽说晚上还有晚自习,但每天的放学还是很让人兴奋的。


魏无羡走出教学楼,伸个懒腰,“终于放学了。”


蓝忘机点点头,“嗯,去吃饭。”


魏无羡笑开,“好。”拉住他的手。



黄昏下,相牵的两个影子被柔和的夕阳拉长。









——————————————————————

写了三天的手稿

四张纸,本来还有剧情但是为了赶上羡的生贺,我还是提前发了……
@笔氏大少爷

师父你的生贺可能得好几天之后了……

评论(1)
热度(34)

© 幻琼 | Powered by LOFTER