幻琼

微博@我想种思追
主食忘羡,不拆不逆,误ky谢谢

还有全职的喻黄,伞修,双花双鬼。
杀破狼的长顾和沈陈
盗笔的瓶邪。
凹凸的瑞嘉,还有安雷,注意是瑞嘉和安雷。

约稿什么的,私信就好

[忘羡] 1 [8√e y8O 【2】

1.忘羡only,不拆不逆

2.ABO,注意避雷哈

3.如有撞梗,巧合巧合巧合(说三遍

4.这标题绝对不是乱码!看我真诚的小眼神

5.众多狗血偶像剧套路,慎入(?

6.前文看这里↓

http://xiwangshuxiademimi.lofter.com/post/1ded0749_12c2bbdf1

————————————————————————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

   

   

     

魏无羡还没有踏进录制现场,隐隐约约传来一阵轻缓的音乐声。

    

   

     

接着是主持人的声音,“好,恭喜蓝歆同学,答对了,我们接着下一题。”

   

    

    

魏无羡眸中渐渐染上笑意,攥紧了手里包的带子,脚下步伐不由加快了。

    

    

    

即将踏进门内,一个声音拦住了他,“先生,这里是不可以随便进入的。”

    

    

    

魏无羡一愣,摸出手机,“你好,我是蓝歆的爸爸,这是证件。”点开相册,调出他和蓝歆的合照。

    

    

    

“好的先生,请进,后台走这里。”

    

    

    

“好的谢谢。”

    

    

    

魏无羡大步踏向通往后台的那条路,抑制不住嘴角上扬的弧度,索性直接笑开,天生上挑的眼角尽显笑意,长时间皱着的眉头也舒展开。

    

    

    

看看手里拎着的布包,里面是一只毛茸茸的兔子玩偶,脖子处蓝色丝带系着只鲜红的铃铛。

    

    

    

这是他带给蓝歆的礼物,还有一个星期是她的十五岁生日,魏无羡难得有清闲日子可过,打算带她出去好好玩一次。

    

    

    

他的工作就决定了他不可能一直呆在一个国家,c国是常驻国。但在蓝歆九岁之前,一直跟着魏无羡全世界各国暂住。

      

    

    

等到升小学的年纪,魏无羡带她回了江家。

    

    

    

他自己全世界到处跑没有问题,但是他不能不管女儿的学业,至少她要有个挂学籍的地方,可以正常参加中高考。

    

    

    

所以,魏无羡筹划了好久,把总部搬到了c国。

    

    

   

每年固定有一个月不接任务,这是业界皆知的秘密。

    

     

    

    

魏无羡站在后台入口,环视一周,视野里果然没有出现蓝歆的身影。

    

    

    

“无羡?”温和中带着惊讶的声音。

    

    

    

魏无羡的大脑第一时间就告诉他,这个声音的主人是谁,理智告诉他,应该打招呼且好好交流。

    

    

    

他有能力抚养蓝歆,并且可以把她照顾得很好。

   

   

    

眼前闪过蓝忘机的脸,这么多年过去,他应该也变了不少吧。

    

    

   

心里的小刺再一次无声无息地冒出来,又狠狠扎回去。

    

    

    

    

魏无羡深吸一口气,若无其事地转身,一手插兜,“蓝大哥,好巧。”

   

   

   

“不必这么客套,无羡也是来看比赛的吗?”蓝曦臣隔壁上搭着西装外套,微笑着跟魏无羡摆摆手。

   

   

   

“嗯,是啊。”魏无羡道。

   

   

   

蓝曦臣来了,是不是代表蓝湛也来了,阿清会不会也……

    

   

   

魏无羡唇角勾起一抹弧度,自嘲地笑笑,甩开脑海里的念头。

   

   

   

怎么可能,蓝湛又不是跟蓝曦臣捆绑的,有蓝曦臣的地方又不是一定会有蓝忘机。这点他不是最清楚的吗。

   

   

   

“无羡,这次打算在国内住多久?”蓝曦臣问他。

   

   

   

“大概一个星期吧。”魏无羡低头理理衬衫衣领,道。

   

   

   

“那你打算和阿清见一面吗?”蓝曦臣试探性的问道,“这么多年,阿清都没有见过你这个爸爸呢。”

   

   

   

“……我…”魏无羡眉头紧皱,“……还是不了吧,现在这样的状态。”他叹口气,目光别开,动了动嘴唇,“……对谁都好。”

   

   

   

蓝曦臣皱了皱眉,“可是阿清她很想见见你。”

   

   

   

魏无羡嘴唇动了动,似是想说些什么,最终还是抿了抿唇,脸色发白。

   

   

   

他又何尝不想见阿清。没有做爸爸的会不想见到自己十多年未见的女儿,想抱住她,好好揉揉她的头,尽量装作很若无其事的模样跟她笑着说话,问问她的情况,过得好不好,学习怎么样……

   

    

   

两个长得一模一样的女孩慢慢地走回后台,一个眯着眼睛抿嘴笑得很开心,另一个对着她比划着什么。

   

   

   

“你眼睛颜色和我父亲一样呢,浅浅的,感觉就像透明的一样。”女孩转头直视身边女孩子的眼睛。

   

  

  

“真的吗?我还以为只有我一个人是这个样子的。”女孩面上略显惊讶之色,弯弯眼睛,笑着也指指对面女孩的眼睛,“你笑起来跟我爸爸也好像,眉毛…眼睛…都好像,特别是眼睛,不知道怎么描述,就是那种…嗯……感觉有好多星星在眼睛里面闪,对!就是星星。好好看!”

   

   

   

“哇塞,这么巧啊。”魏清负手于腰后,边走路边看天花板,“你说……我们会不会像小说里面那样,是一对失散了十多年的双胞胎?”

   

   

   

话音刚落,她自己先不由自主笑出来,“噗,世界上怎么可能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蓝歆也眯着眼睛笑开,露出一排白牙齿。她笑着打趣道:“万一真的是呢?”

   

   

   

魏清摆摆手,“怎么可能嘛,我父亲说我爸爸可是十多年前就出国了。”她的笑容渐渐黯淡,“我都不知道他长什么样。”

   

   

   

蓝歆抬起手,揉揉她柔软的发顶,“没事没事,会见到的,我也没见过我父亲,我爸爸什么都没跟我说,我只知道他是个男的。”

   

   

   

魏清转头看她,“……你这么说我倒是更觉得我们怕不是真的就是双胞胎……”

   

   

   

蓝歆皱皱眉,张嘴正想说什么,忽而瞥见一抹熟悉的身影,皱着的眉顿时舒展开,扬声道:“爸爸!”

   

   

   

魏无羡一愣,走上前去,冲她笑开,“小十五出来啦。”

   

   

   

蓝歆冲他笑笑,快步跑去站在魏无羡面前,抬头看他,“爸爸什么时候回来的?”

   

   

   

魏无羡揉揉她的头,微微弯腰,“刚下飞机就赶过来了,答应你会来就不能食言,怎么样?”

   

   

   

“小十五,叫叔叔。”魏无羡拉起蓝歆的手,看向边上的蓝曦臣。

   

  

  

蓝歆乖乖地道:“叔叔好。”

   

   

   

“大伯。”魏清跑过来,喘着气,道。

   

   

   

蓝曦臣笑着对两个女孩点点头。

  

    

   

会叫蓝曦臣大伯的,在蓝家还有谁?

   

   

   

魏无羡身体一僵,僵硬地回头去看不远处才到他胸口的女孩,跟自己身边女孩长得一模一样。

   

   

    

他匆忙跟蓝曦臣打了个招呼,带着蓝歆走开了。

   

   

   

“爸爸你等我一下。”蓝歆拉拉魏无羡的衣角。

    

  

  

魏无羡呼了一口气,点点头。

    

   

   

“魏清!你等一下。”蓝歆跑过去,喘着气道,“你的联系方式可以给我吗?”

  

  

  

魏清突然被叫住还有些蒙,反应过来后从包里翻出手机,“好啊,你的电话号码?”

   

   

   

蓝歆:“15*******18。”

    

  

   

魏清输入后拨过去。

   

   

   

“啦啦啦啦,啦啦啦啦啦……”欢快的音乐响起。蓝歆笑眯眯地拿出手机,挂断,“谢谢。”

   

   

  

“不用,本来想要明天比赛问你的联系方式,正巧不用啦。”魏清把手机放回去,拉好拉链。

   

   

   

“那就明天见啦,我先走了,爸爸还在等我。”

   

  

   

“嗯,拜拜。”

   

   

   

蓝曦臣笑道:“阿清很开心呢,刚刚交到的新朋友吗?”

  

  

  

魏清道:“对啊,大伯你看,她跟我长得一模一样,是不是很巧。”

  

  

  

蓝曦臣顿了一下,点点头。

   

   

   

“而且她说我跟她爸爸好像。她的眼睛跟父亲也是一模一样哎。”魏清收拾好小背包,“我从来没有遇到过这么巧的事情,她好像是在B市本地,好可惜啊,有点远。”

   

   

   

蓝曦臣笑着拍拍她的肩膀,“没事,你父亲正巧被叔父安排来B市管理,怎么样?开心吗?”

   

   

   

魏清抬头看向他的眼睛,“真的?”

   

   

   

“当然,而且是常驻。”

   

   

   

魏清看似平静得点点头,薄薄的背包带子却已经被捏出一片褶皱。

   

   

   

蓝曦臣假装没有看见她的小动作,道:“走吧,忘机马上就要赶来B市了,我们去公寓收拾一下吧。”

   

   

   

魏清点点头,心思已经不知道飞到哪里去了。

   

   

   

蓝歆放下小包,心情很好地抱着一团折得整整齐齐的衣服一蹦一跳地哼着歌走进浴室。

   

   

  

“爸爸!我先洗个澡!”

   

   

   

正在隔壁整理行李的魏无羡应了一声,嘱咐道:“记得穿鞋子。”

  

  

  

蓝歆不由自主地笑了笑,“知道了!”

  

  

  

魏无羡收拾好东西,走出来的时候,蓝歆的房间门关着,大概还在洗澡。

   

   

   

他笑着摇摇头,女孩子洗澡还真的是时间长。

  

  

  

他伸个懒腰,走向厨房。

   

   

   

魏无羡以前是完全不会做饭的,说是能炸了厨房都可以。除了那些速冻饺子馄饨汤圆,或者是蛋炒饭,也就会炒个变态辣的小辣椒。

   

   

   

他至今还记得江澄被那盘小辣椒辣到连灌了三大杯凉水,嘴都有点肿地骂了他一顿。

   

   

   

但是自从带着蓝歆出来,他硬是凭着手机百度和江厌离的远程视频指导,学会了做菜。

   

   

   

“小十五!晚上吃饺子好不好啊?!”魏无羡一遍系围裙一边扬声问蓝歆。

   

   

   

“都可以!”

   

   

   

“好!”魏无羡翻开冰箱最底层,抽出一个带着冰碴子的透明大塑料袋。

   

   

    

这是他临走前花了一下午包的饺子,各种馅儿的都有,比如什么韭菜芹菜猪肉三鲜……

   

   

   

“叮咚。”

  

   

   

魏无羡盖上锅盖,在围裙上擦擦手,跑去开门。

  

  

  

“姐?你们快进来。”

  

  

  

“阿羡吃饭了吗?”江厌离边换鞋边问。

   

   

   

“正在煮饺子。”魏无羡蹲下来在鞋柜里面找拖鞋。

   

    

    

金子轩道:“阿离说你刚回国,怕你们又点外卖什么的,特地带了菜过来做饭。”

  

   

    

江厌离笑道:“老是吃外卖不健康,我也没想到阿羡这里已经开始做了。”

  

  

   

魏无羡笑了笑。

  

  

  

最后还是用最简单的方法解决了问题——再多下点饺子。

  

  

  

   

送别了江厌离一家三人,蓝歆回卧室扑倒在床上。

   

   

   

放在床头充电的手机震了震。为了不影响录制,手机都调成静音了,还没想起来改回来。

   

   

   

她打个哈欠,抓到手机。

   

   

   

QQ: [您有一条来自通讯录的好友申请]。

   

   

   

她点进去,输入密码。是魏清。

   

   

   

同意。

   

   

   

对面发来一个笑脸,是系统自动的黄色微笑表情。

   

   

   

她笑了笑,也回了她一个一模一样的笑脸。

  

  

  

十三十三:蓝歆吗?

  

十五十五:嗯。

   

十三十三:嘻嘻嘻,在干嘛?

  

十五十五:嗯……发呆中——

   

十三十三:噗哈哈哈哈……我也好无聊啊……

   

十三十三:都无聊的话,干脆我们来来做题吧。

   

十五十五:好啊。

   

十三十三:五三你有的吧?

    

十五十五:当然。

   

十五十五:各科都有。

    

十三十三:哈哈哈哈哈,好巧啊我也是。

    

十五十五:……[笑哭]

    

十三十三:物理吧怎么样?

    

十五十五:OK。

     

   

   

[您的好友“十三十三”给您发来视频邀请]

    

   

   

蓝歆从床上爬起来,随手拿过一个蓝色发圈把散着的头发束起。

   

   

   

葱白的指尖点了绿色的接听。

   

   

    

“嘿,听得见吗?”魏清耳朵上挂着耳机冲她笑。

   

   

   

蓝歆脸上也浮现出笑容,“嗯,听得见。”

   

   

   

“你家没人吗?”魏清在那边探头,似乎想直接转动蓝歆这边的摄像头来看。

    

     

   

“有啊,我爸爸在洗澡。”

       

   

“哎?我父亲也是。”

  

  

“噗,好巧。而且啊,你看看你QQ名,再看看我的。”

   

  

“十三十三,没问题啊,噗,十五十五,都好敷衍啊。”

   

  

“嗯……我爸爸叫我小十五嘛。”

   

   

“你没问过你爸爸为什么嘛?”

   

   

“问过啊,他没告诉我。”蓝歆皱了皱眉,“他当时脸色都白了,很少见他那样,可能跟父亲有关系吧,我小时候每次提到父亲他都是这个反应似乎。”

   

   

“放宽心吧,大人的事我们也不知道啊不是。”

   

   

蓝歆点点头。

    

    

“嗯……你物理写到哪了?”

   

   

“我看看。”蓝歆打开台灯,“不多,才24。”

   

   

魏清笑了笑,调整摄像头,出现的是放大的数字“25”。

   

   

“哈哈哈,比你多。”

   

   

“……没有。”

  

  

“明明就是。”

   

   

“你25写了一题,我24写完,有什么区别?”

   

   

“一题也是比你多。”

   

   

蓝歆笑了笑,拿起笔就把魏清多出来那题的答案填了上去。

   

   

“魏清:“……”

   

    

蓝歆:“现在开始写吧。”

   

   

魏清:“我们来比赛,九点半之前看谁写得多,不准看答案。”

    

   

蓝歆按好笔帽,“好啊,手机支在边上互相监督好了。”

   

   

魏清:“行。”

    

    

    

    

“开始!”

   

   

两人都开始埋头做题。

   

    

时间一分一秒地过去。

   

    

“哎?你看看第30页的第四小题。”

   

    

“嗯?怎么了?我刚写完这题。”蓝歆看了一眼自己的答案,“B啊怎么了?”

   

   

“不是A吗?”

    

   

“不对啊应该是B才对,MN段是匀速直线运动啊,且是理想情况。”

   

   

“可是出发的速度不同而且所用时间不一样。”

   

   

“……不对啊,匀速直线运动考虑这个干嘛?”

   

    

“那你考虑阻力干嘛?动力和阻力平衡啊。”

   

   

“……看看答案吧……”

   

   

“……”那边传来翻动书页的声音,“你猜答案是什么?”

   

   

“总不会是C吧……?”

  

   

“是D。”

   

    

“……怎么可能,D明显就是错的啊。”蓝歆站起身,“我去找我爸爸。”

   

   

与此同时,魏清也不约而同站起来,“我去找……这么巧?”

   

   

“嗯,我去了。”

  

   

“我也。”

  

   

  

  

蓝歆敲了敲魏无羡紧闭的房门。

   

   

“爸爸?”

  

  

     

“来了来了。”魏无羡裹着件浴袍就出来了,黑发还带着水汽,应该是刚刚从浴室出来,“小十五这么晚还不睡吗?”

   

   

   

“才八点十七分。”蓝歆看了看手表,指指魏无羡光着露在外面的小腿,“爸爸你快去穿衣服,会感冒。”

  

   

   

魏无羡笑了笑,“我好着呢,怎么会感冒。”

   

   

   

“……我十岁那年,是谁和宁叔从澳洲赶回来的时候满身是伤,情姨连夜从瑞典飞回来……你晕了七天,烧了将近四天……”蓝歆声音越来越小。

   

   

   

魏无羡快急了,微微弯腰揉揉她的发顶,额头轻抵她的,轻声道:“没事了没事了,我好好的呢,小十五不用担心,这个月我都没任务,只陪你好不好?”

    

   

   

蓝歆点点头,把他推回房间,“穿衣服。”

  

  

   

魏无羡无奈去换了身睡衣,毛茸茸的,前棕色条纹。

    

    

  

   

魏无羡刚走进房间,一眼就瞥到了支在桌上蓝色手机壳包裹着的手机,尾端挂着的的小穗子他买了一队情侣款,当然,被他当做亲子款在用。

   

    

    

“哟?跟谁视频呢?”魏无羡凑过去想看。

  

   

   

“今天比赛上交到的朋友啊,就是跟我长得一模一样的。”

    

   

   

魏无羡脸色变了变,却只是转瞬间,他尽力调整好,看看蓝歆,揉揉她的头,“你们女孩子交流感情,叫我来干嘛呀?”

   

   

   

“题目有争议,来问你。”

  

  

  

“小十五啊,你爹我是理科生,大学学的计算机。”魏无羡指指叠在一摞书最上面的那本翻开的政治作业,“政治这东西我高中毕业可就全忘光了。”

   

  

   

“……爸爸,我写的是物理。”蓝歆指指摊在桌面上的作业。

  

   

  

“那倒是还可以看看。”魏无羡走上前,“哪题?我到要看看什么题目能难住你。”

  

  

  

蓝歆指指第四题,拉开椅子坐下。

  

  

  

魏无羡站在她左手边,俯身低头去看题,微长的黑发顺着光洁的脖颈滑下,垂到锁骨边上。

  

  

  

这套棕色条纹的睡衣毛茸茸的,长袖长裤,保暖不错,唯独圆形的衣领大了些,若是只往一个方向的拉,能露出小半片肩膀。

  

  

  

魏无羡皱皱眉,扯扯上衣,拿下放在蓝歆椅背上的右手,按在题目上,“你们这题真的是,太不严谨了,B和A都是对的,答案上是什么?”

  

  

  

“答案是D。”

  

  

  

魏无羡啧了一声,“现在的出题老师啊。”他随手从一边的笔筒里抽出一支铅笔在草稿纸上画图,“你看,如果是这种思路,那么这题的答案就是A。我们换一种,把示意图上的A点和N点换一下,再来算这就是你的答案,如果这题有图还好,没图还有这么不严谨的题目。”他伸手在题目上画了一道杠,“这句话,没办法确定点A和点N的前后。”

   

   

   

魏无羡放下铅笔,问她:“懂了吗?”

  

  

  

蓝歆点点头,又摇摇头。

  

  

  

魏无羡又拿起笔,低头再画了张图,用笔尖在上面戳戳点点,“看这个吧……”

   

   

   

蓝忘机被魏清拉进房间的时候,透过手机屏幕看到的就是这么一幕。

  

  

  

他愣了愣,不由自主轻唤了一声,“魏婴。”

  

  

  

他声音不大,但对面刚讲完题目,两个房间都很安静。

  

  

  

刻在记忆深处的声音传入耳朵,他第一时间就反应过来,魏无羡抬起头,看向手机屏那端,口中喃喃道:“……蓝湛……”

  

  

  

声音极轻。

  

  

  

蓝忘机嘴唇张了张,“你…”

  

  

  

魏无羡勉强从喉咙里挤出一声笑,“不劳蓝二少爷费心,我很好,还有事,先走了。”

  

  

  

他逃也似的离开了房间,不知道是怎么回的主卧,用力关上门,靠在门上喘着气。

   

   

   

世界上为什么会有这么巧的事情。

  

  

  

这下倒好,那根刺已经不是时不时出来扎他两下,倒是一直刺在最柔软的地方,搅来搅去。

  

  

  

他瘫倒在床上,抓过枕头捂住脸,灯也没开,由于窗外的月光,他脖子上反光的坠子反倒是成了这房间里唯一发亮的东西。

  
  
  
  
  
  
  
  
  
  
  
  
  
  



————————————————————————————————————

lof版本更新之后手机插超链要怎么弄啊【抓狂】

  

  

  

企图混个更新,不瞒你们说那篇穿越向的我……卡壳了……























评论(6)
热度(94)

© 幻琼 | Powered by LOFTER